读书笔记:国会图书馆史(1800-1860)(一)

Books, maps, and politics : a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1783-1861 by Carl Ostrowski (@豆瓣

十一假期读完了这本书。

对于我来说,这本书首先是一部相当典型的文化史的作品,主要从同一时期更大的政治/文化史的角度研究了LC在1800-1860年之间的发展历程。当然,站在图书馆史的立场上,这本书介绍了LC这座世界图书馆的中心早年的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因为书不在我手上,所以我不敢保证所有细节都是正确的。

1、关于图书馆馆长、图书馆馆长作为一种职业的进化论

LC图书馆馆长叫做Librarian,如果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那我想,把理解成这个单词的意思在历史中的演进是可以接受的。

插一句话,本人信奉“实质论”(essentialism),所以我一直觉得比附是一种非常糟糕的事情——在图书馆史中,我很不喜欢把“图书馆”这个现象追溯到古巴比伦时期或者是中国古代这种类型的论述(当然对于我前者的错误更为明显,泥版文书显然是有实用目的的,它们更接近于档案而非书)。

但是无论如何,演变的现象是确确实实存在的。LC作为一座图书馆,经历了各种各样物质上的,更重要的也是概念上的演变。比如说图书馆馆长的地位和职责。在1800年代LC刚刚创建的时候,LC的馆长只负责图书馆日常事务,比如说借书还书,图书馆实际的管理(比如说馆藏建设,或者方针的制定)是由LC的联合委员会(Joint Committee)负责的。另外一方面,此时的馆长也不是图书馆的专业人士(因为当时还没有图书馆专业这回事),这个职位是总统直接任命某个议会的办事员(clerk)来担任的。LC的前两任馆长John James Beckley (1802–1807)和Patrick Magruder (1807–1815)都是如此,直到1815年,George Watterston (1815–1829)才成为专职的LC馆长。也是从他开始,馆长才开始积极介入图书馆管理中来,但是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的。

2、LC的资源建设及其它

如前所述,在LC建馆初期,买书的决策完全是国会任命的LC联合委员会来进行的。当时美国的政治和文化完全是实用主义当道。另一方面,LC在建馆初期完全服务于国会,丝毫没有今天我们习以为常的“国家图书馆”的职能(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农业图书馆也经历了相似的发展)。在此种意识形态的控制下(LC的早期历史见证了很多社会上的争论,比如说是否有必要建立这样一座图书馆,或者是否有必要增加经费,或者是否有必要购买某些书,等等),LC的购书策略是相当保守的,在LC刚创立的那几年里,它每年是没有购书经费的。而且它的藏书几乎完全局限于地理、历史、政治、法律这几个门类。LC早期的职能几乎完全局限于“资政”。

但是很有趣的是,LC早期藏书中有一些相当昂贵的插图本文学作品。LC当时当然是为国会服务的,但是议员或者议员的家属有时也会进行“休闲阅读”(light reading),这些书大体应该是为这个目的所买的。(当时LC只在个人层面上服务议会以外的读者)

LC的“国家图书馆化”也是一个相当缓慢的进程,直到1860年代Ainsworth Rand Spofford (1864–1897)任内才有实际的进展。

在1860年前,LC还曾经经历过两次严重的火灾。第一次是很有名的一个事件,1814年,英军进入华盛顿,国会图书馆毁于兵火。在次年,国会图书馆用23950美元的花费收购了Thomas Jefferson的私人藏书,总计6000余卷(是它烧毁前藏书数量的两倍)。Thomas Jefferson涉猎范围极广,这次收购初步改变了LC偏重实用的风格(当然如前所说,这次收购引发了很大的争论)。另外,在这次收购之后,LC也沿用了Thomas Jefferson自己制定的主题分类法(LC出版的第一本目录,1802年目录是根据装帧大小来分类的)

1851年LC再次发生火灾,烧毁了之前55000卷藏书中的大部分。当然这次火灾也在某种程度上LC的购书方针,增加了购书经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