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21两题

Bibliographic Wilderness(我实在不知道这个博客是谁写的,从有印象开始这个博客就上不去)最近连发了两个帖子,分别讨论了MARC21中关于4XX/8XX7XX的问题:

对于丛编来说,当前的做法废除了440字段,把丛编说明的转录的形式著录在490字段,把规范形式(如果有的话)著录在8XX字段。在图书馆界面的显示上,490对应的就是“丛编说明”,如果有对应的8XX(第一位指示符1)就把这个丛编说明链接上对应的规范文档,如果没有对应的8XX(第一位指示符0)就不设置这个链接。这些当然都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MARC数据中经常有一条数据有几个丛编说明的情况,这样机器就没法判断哪个490对应的是哪个8XX。当然一本书有几个丛编说明的情况确实不多,但是这是一个显而易见而且暂时没有解决方法的bug。作者在这篇文章最后得出结论:当然有许多人觉得AACR2/MARC的应用是简单而且没什么问题的,但是这是一个很好的反例,说明这个规则是有问题的。

对于7XX,它有可能只是一个次要责任者,也有可能是一个分析款目。对于分析款目的第二位指示符是2,这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第一位指示符#叫做“无信息提供”,也就是说我们没法通过这一位指示符来判断这个字段到底是责任者还是分析款目。而且这一位的指示符没有“不是分析款目”这个选择。而且显然,7XXt也不是分析款目的必要条件,所以作者提出问题,我们该怎样让计算机判断一个7XX是或者不是分析款目。

当然对于我来说,这两篇文章涉及的是同一个问题:MARC是一种缺乏语义的规则。在实践层面解决这两个问题怕是很难的。

 

《MARC21两题》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