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年会RDA笔记

本文同步发表于书社会。

1、和本校图书馆编目员聊天(在今年8月,他要在我们中部纽约州进行RDA培训),谈到这次培训前的用户调查,在中部纽约州有85%的图书馆还没有使用RDA。这次年会上和一些编目员聊天,也有很多图书馆还没有推行RDA。在RDA更新论坛上,ALA出版社的Troy Linker也说到,RDA订户数的数量虽然在增长(去年一年增长了169%),但是增长数量并没有达到预期,而且现在ALA出版社的RDA项目也处于亏损状态,但是预期2015年会达到收支平衡。RDA看起来当然挺美的,但是实际使用上,似乎并没有达到理想状态。

2、虽然缺乏具体数据的支撑,但是AACR2/RDA的“混合数据”其实是当下这边很通行的一种实践。甚至有一些图书馆要把RDA数据降级成AACR2数据,虽然这绝对不是一种好的做法。

3、RDA当然是这次年会上的一个热门话题——当然,因为各种原因,编目的话题总是相对冷门的——但是看起来,RDA似乎并没有BIBFRAME热门。至少BIBFRAME更新论坛的参加者要比RDA更新论坛数量多,而且更活跃。

4、这次在参加很多会场的时候都在想这个问题:未来的图书馆元数据结构应该是怎样的?在这样一种“理想型”里面,RDA会扮演怎样的角色?本次年会的FRBR兴趣小组的大标题是:“我们爱FRBR,但是我们要和它说再见”。FRBR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在这里,主要的问题是两个:1、FRBR依赖于一种并不年轻的模型;2、FRBR是一种严重以“当代印刷资源”作为中心的模型。当然,ER模型绝对比Z39.50要更高级,而且图书馆未尝不可把自己定位在当代印刷资源上。但是BIBFRAME模型显然是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法——虽然BF和RDA的关系是互补的。

5、关联数据对于RDA的影响已经无所不在。比如PCC的“非MARC环境下的规范任务小组”的报告。(顺便说,在RDA更新论坛上提到,RDA中主题章节仍然处于discussion paper的阶段)。LC和OCLC都积极的参与了图书馆关联数据模型的开发。不过无论是从这些机构的角度还是上面提到的图书馆资源的角度,变化都只能是慢慢发生的。

6、RDA的几则更新:rewording已经完成;西班牙语的翻译即将出版;今年7月Toolkit会进行一次主要的更新;今年9月会推出新的印刷版。很有趣的一条是RDA将在今年9月推出电子书版,每年会推出一个新的版本(但是不会更新旧版),会支持绝大多数电子书设备——个人觉得这不是个好的主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