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馆藏:投资的校准和协作的行为:ARL报告一则

美国研究型图书馆协会(ARL)在上个月发表了一篇文章:“21st-Century Collections: Calibration of Investment and Collaborative Action”(21世纪的馆藏:投资的校准和协作的行为;PDF文件,4页)。

文章提到了我们需要对馆藏制定更好的测量方法,来应对社区中的如下核心议题:

  • 图书馆预算的问题让一些图书馆通过限制更多以及以需求为驱动的方式来满足本地的需求;
  • 期刊价格继续增长,反映了出版商继续吊死在一个无以为继的模型上,因而人们需要通过开放内容这样的运动来改变学术生态和市场环境【今天才知道俺们学校的OA项目:SUrface】;
  • 研究型大学管理并且保存各种类型的数字财产,因而需要数据管理和数字保存项目;
  • 研究型大学图书馆也需要对实体资源和数字资源都进行合作的储存/保存项目。

而对于21世纪研究型大学图书馆的馆藏,这篇文章从下述的方面加以讨论:

  • 研究者:
    • 全球和跨学科的兴趣持续增长,特色馆藏对于社区会更加重要;
    • “个人馆藏”的价值和角色将会继续增长,储存在个人数字设备上的数据将会转移到图书馆的服务器中;
    • 对于研究过程中和预出版作品的正式和非正式的分享将会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
    • 版权和权利管理对于研究者的传播和自典藏作品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因而这些问题需要被考虑到政策中;
  • 内容:
    • 馆藏在两个重要的方面实现着增长:学术产品的新版本以及学术过程中的资源(比如博客和维基);
    • 反映了复杂对象的新的文学类型正在出现(比如链接到数据库或者视频的期刊文章、带有互动功能的内容);
    • 管理机构独特的资产(特藏、研究数据、机构典藏)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 对于政府信息的平等获取是民主的保障;
  • 出版:
    • 出版商的兼并和整合;
    • 出版的内容和服务越来越多,出版商会实验新的模型;
    • 数字保存和数字典藏会成为出版商共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 多种类型和来源的开放内容将会随着盈利和非盈利等不同类型的项目(包括混合的模型)得到蓬勃发展;
  • 基础结构:
    • 机构间实现共享的储存协议;
    • 随着图书馆的重心从保存实体资源到管理数字研究的转变,研究型图书馆需要维护相互连接的数字内容;
    • 发现服务的转变将会重新定义“馆藏”的范围;
    • 图书馆的采访政策向更加外显的用户需求倾斜(比如PDA),以增加经费的效率;
    • 图书馆将会使用复杂的数据分析和成本建模技术。

——————Nalsi的分隔线——————

hangintogether.org: 21st-Century Research Library Collections (文章中附带了ARL5月份一次会议的内容汇集

ACRL预出版报告:From stack to the web: the transformation of academic library collect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