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图书馆是不是应该退出电子书市场?

原文地址:http://librarianbyday.net/2012/03/07/should-libraries-get-out-of-the-ebook-business/

原文作者:Bobbi Newman

译者:Nalsi

 _

或者,至少暂时退出,直到有一个更好的系统?

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我甚至能听到你们说的话——“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的读者需要电子书!”但另一方面,我们的读者需要的很多东西我们都没办法给他们,比如永远都能最先借到James Patterson的新书、书过期了也不用交罚款、图书馆更早开门更晚关门、或者不再使用杜威分类法——因为终其一生,读者也搞不明白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说起电子书,我们没办法提供他们想要的,或者说,我们没办法给他们提供Simon and Schuster或者MacMillan的电子书、我们没办法提供Penguin或者是Hatchet的新书、我们没办法把HarperCollins的电子书借出26次以上、我们也没办法提供给他们很多Random House的电子书,因为我们买不起那么多。我们能做的,或者可能我们应当做的,是明智的使用他们交的税,而且我当下觉得,把这些钱花在现在这个电子书系统上并不明智。

需求

我们先来看看需求吧。作为图书馆员,我们花费大量时间来思考和谈论图书,以及随之而来的电子书。但是事实是,我们花在电子书上面的时间远远超过我们思考人口数据的时间。对于多少人拥有电子书阅读器,不同报告中的数字各异,但是人们普遍同意(),在去年假期之后,只有19%的美国人拥有电子书阅读器,如果算上平板电脑,这个数字是29%。当然,我们没办法保证每个平板电脑的使用者都用他们的设备读书,但是我们先姑且这么认为。所以,我们说,图书馆电子书服务的对象是29%的美国人。

供给

但是我们拿什么来服务这些人?如果你读了Library Journal前一段的《图书馆电子书市场出版商指南》(A Guide to Publishers in the Library Ebook Market)这篇文章你就会知道,我们的资源非常少。我们能提供的资源,最多只是乏善可陈。

电子书的流程

而且,如果你有幸在图书馆里负责帮助读者使用电子书、回答他们的问题,你就会了解到,整个过程就是一个噩梦。读者要想借到图书馆电子书,他必须有兼容的设备、能够运行Adobe Digital Editions的家用电脑、高速的互联网连接,而且他必须足够精通技术来保证一切万无一失。如果一切正常的话,那当然没话可说。但是如果有一件事不对了,图书馆员就得应付电话里的抱怨,来提供各种技术支持了。诚然,这个过程是噩梦。借阅电子书最好的流程是和Amazon合作,让人们可以使用无线网络自动得到电子书。

一团乱

整件事都是一团乱麻。这团乱麻还在消耗着我们的时间、资源和金钱。我们图书馆身处一场图书馆战争中,你看下有多少私有的系统和文件格式就知道了。

或者你可以看看出版商和Amazon在价格上明争暗斗的头条新闻,比如最近Amazon把芝加哥的一家图书经销商Independent Publishers Group的5000本电子书下架了

于是我情不自禁的想,Guy LeCharles Gonzales写的是不是对的:

不要再买电子书了,不管是什么价钱、什么条件。让出版商和Amazon打吧。当尘埃落定之时(这一天会来的),可行的商业模型出现之日(这或许会出现吧),我们再重新和活下来的人谈判,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坚实的立足之地。

与此同时,图书馆能够把这些珍贵的资源和预算花在更多针对本社区的实体项目中。

毫无疑问,每个图书馆都有一些更有价值的服务尚待完成,比你花这么多钱来购买许可证有意义的多——更不要说你根本就不拥有这些内容,这些内容可能也没办法在读者的设备上运行,而且他们的价格波动也要比原油价格或者Netflix的股票价格来得更剧烈。

也许图书馆真的应该不要再买电子书了,直到出现了一个真正的、可行的解决方案。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不是说我们应该不再寻求一个解决方案,或者不再为我们的读者发声;我是说我们不要再往这个糟糕的解决方案里扔钱了。

我当然不是唯一做如是想的人,Andy Woodworth提供了一个列表,让你考虑用其他方法使用电子书的预算。我之前曾经建议过,将来也会继续建议,请关注Library Renewal

我们需要图书馆/电子书问题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在讨论电子书问题时的在场,但是现在,图书馆(以及我们的读者)只是在这场电子书战争中遭到无端的伤害。

Karen Schneider在她最新的一篇博文里讨论了出版商、电子书和图书馆之间的关系:

需要指出,出版商关注图书馆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一名先驱的图书馆员Marvin Scilken,在几十年前就率先揭露了书店/图书馆价格的不平衡,这最终让图书馆得以摆脱出版商的漫天要价。(参见他的维基百科页面中关于1966年图书馆图书定价众议院听证会的部分)根据出版商的不同,今天出现了和之前相似的局面。研究这些听证会和双方的答辩是很有用的。

Marvin的故事是一个有价值的研究点——虽然我知道我无力在课堂上进行这个研究。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Marvin1966年所做的伟大事迹正在被颠覆。但是他的行为,在其本身的意义上,是可以被重复的。

我左思右想,觉得我们不可能靠说“先生,再多给我们点吧”这样的话来找到出路了。毕竟,我们(我指的是社会,而不只是图书馆)并没有因为谁的好心好意而得到“第一次销售原则”——它是我们从法庭上争取来的。也许我们应该不再要求。这也并非是我们的第一次了。

    分享到:

相关日志:

  1. nalsi老师,
    你好,请问国内的联合目录查询系统(opac)有没有开源的馆藏信息.比如当我查询到某本杂志后,可以显示哪些图书馆有收录.

    非常感谢…

      • Nalsi
      • March 12th, 2012 5:28pm

      CALIS和国图的联合目录都有这个功能的,前者主要覆盖大学图书馆,后者主要覆盖公共图书馆。

  2. 联合目录查询系统.

    http://union.csdl.ac.cn/

    这个网站数据很全,但是很吝啬,不肯分享数据给其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