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2010年图书馆自动化市场回顾

原文地址:http://www.libraryjournal.com/lj/home/889533-264/automation_marketplace_2011_the_new.html.csp

作者:Marshall Breeding

译者:Nalsi

 ————————Nalsi的分割线————————

本文是Marshall Breeding在2011年4月所写的文章,最近因为在从事相关的工作,于是把这篇很长而且难的文章硬着头皮翻译了过来,有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指正。9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确实是在阅读本文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另外,关于图书馆自动化领域最近的一些发展,请参见:编目精灵III:2012年图书馆自动化产业预测

————————正文的分割线————————

今年的竞争进入了新的阶段。在此之前,厂商为了向图书馆提供替代性产品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开发,不管是在后台自动化还是终端用户的发现领域。今年出现了多个新的解决方案,它们体现了相当不同的概念模型。作为对之前趋势的延续,图书馆员寻求立即改进用户体验的解决方案,尤其是通过发现产品;另外,全功能的集成图书馆系统(ILS)的数量今年再次下降。

新一代的自动化

图书馆自动化产品形成了新的版图——比如Ex LibrisAlmaOCLC网络级管理服务(Web-scale Management Services,WMS。译者注:现在已改名为WorldShare Management Services)——它们挑战了那些曾经屹立不摇的图书馆系统,比如SirsiDynixSymphonyInnovative InterfaceMillennium,尽管后者通过把网络服务覆盖于已经成熟的功能之上,对自身进行了重新的发明。传统的ILS继续推动着当前这个阶段的图书馆自动化产业,但是新的产品带来了新鲜的概念和结构。但是,它们尚待在市场上有所作为,因为相较于早期的产品,它们只获得了很少的合同。

在多年的开发之后,OCLC开始推广并且采用其网络级的管理服务,这个框架可以让图书馆根据WorldCat平台实现自动化。WMS包括已经在WorldCat中实现的编目、资源共享、发现功能,在此之上还结合了流通、采访以及许可证管理等功能,因此让图书馆不再需要运行一个整合的图书馆系统。一小群图书馆,包括俄克拉荷马州的萨缪尔·诺贝尔基金会(Samuel Roberts Noble Foundation)、北卡罗莱纳州的克拉文-帕姆力克-卡特莱特地区图书馆系统(Craven-Pamlico-Carteret Regional Library System)、印第安纳州的邦达里县图书馆(Boundary County District Library)、加利福尼亚州的佩佩尔丁大学(Pepperdine University)和辛普森大学(Simpson University)等机构已经用WMS替换了其之前的ILS。

Ex Libris继续开发期统一资源管理框架,最近它推出了Alma的品牌,来同时处理印刷资源和数字资源。开发的合作对象包括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普林斯顿大学、柏杜大学(Purdue University)以及比利时的鲁文天主教大学(Katholieke Universiteit Leuven)。另外一些大学和研究型图书馆已经签署协议,成为了Alma的早期采用者。Alma采取了一种新的图书馆自动化的方式,使用了高度共享的数据模型,并且能够管理所有类型的图书馆资源;它主要是通过“软件即服务”(software-as-a-service, SaaS)的云计算基础结构提供的。2010年,Ex Libris向其开发对象提供了两个中期的版本,第三个版本计划在2011年3月推出,它们计划在2012年初推出一个全面的版本。

Kuali OLE(开放图书馆环境项目)得到了安德鲁·梅隆基金会(Andrew W. Mellon Foundation)的一笔资助,开始了为期两年的项目,通过基于社区的开放源代码的开发活动,创建新一代的图书馆管理平台。这个项目是由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领导的,并且得到了一个大学联盟的参与。这个项目在2010年任命Brad Skyles作为项目的主管,还任命了全职的质量控制主管、商业分析师以及数据架构师等人员。项目成立了一个技术委员会,由开发合作机构的核心人员组成。HTC全球服务(HTC Global Services)被选为商业开发伙伴,根据合同,它们要提供质量保证和系统设计方面的服务。

Kuali OLE项目背后的愿景超越了传统ILS的架构和设计,它提供了一个基于机构的框架,来支持图书馆的运作。Kuali OLE将要让图书馆有能力管理并且提供有效的工作流程,处理图书馆馆藏中的所有类型的资源,包括印刷资源和数字媒体。这个框架能够和机构基础结构中其他应用和组成部分进行互操作——避免了传统ILS中的重复。Kuali OLE刚刚进入软件编码阶段,尽管它扩展了图书馆自动化的概念,但是人们并没有期望它在几年之内会在图书馆市场产生巨大的反响。Kuali OLE融合了新的概念和开源开发,尚待时日才能完成,它是未来非常可以期待的一个替代性方案。

开源 vs. 私有

开源继续通过其合作开发的精神吸引着图书馆员,Koha和Evergreen首当其冲,尽管其发展的路上也有各种弯路和陷阱。一些大型图书馆组织也放弃了私有的ILS产品,转而使用这些开源的产品,尽管其结果各异。今年,SirsiDynix和Innovative Interfaces都遭受到了开源竞争者的沉重打击。

开源和私有的ILS厂商之间爆发了激烈的竞争。(对于开源的看法,参见“ILS的未来”这篇文章)几个主要的图书馆系统都从私有产品转向了开源的ILS,包括东俄勒冈的赛琪图书馆系统(Sage Library System,使用Millennium)、纽约的先驱图书馆系统(Pioneer Library System,使用SirsiDynix的Unicorn);华盛顿州的金县图书馆系统(King County Library System, KCLS)有46家分馆,每年有2100万次的流通量,它们也在2010年9月24日开通了其个性化定制的Evergreen,取代之前的Millennium。KCLS得到了联邦资助机构的认同,获得了博物馆和图书馆科学协会(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ciences)100万美元的奖金,原因是图书馆在采用开源ILS后所做的培训、支持和其他非技术性基础结构方面的贡献。但是,这个转换遇到了严重的问题,包括因为系统不成熟导致的运行不佳和功能故障。但是,图书馆代表和更大范围的开源社区持续表达着对这个转换在长时段的信心。但是,人们本来预期这会是开源系统融入城市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的范例,现在它却变成了让人小心的警告。

开源的Koha系统以强劲的动力迎来了其第二个十年。除了发展中国家不可计数的采用者,它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最近尤其是在英国也保持了很好的发展态势。在美国,几乎所有采用Koha系统的图书馆都和商业公司进行合作,后者提供迁移、培训、数据转换、托管和持续支持的服务。Koha的支持服务主要是通过ByWater SolutionsLibLime提供的,后者现在已经成为PTFS的一个部门,是在2010年3月被后者收购的。尽管这次收购受到了Koha支持社区的猛烈批评,因为它可能会影响到社区在软件和开源的原则方面的实践,LibLime还是在获得新的合同方面表现优异,它和63家图书馆签署了44份合同。在ByWater Solutions的第二年中,它获得了来自155家图书馆的40份合同。Equinox Software之前关注于和Evergreen有关的服务,今年它也开始支持Koha,并获得了11份合同。

其他机构则为Evergreen提供服务。明尼苏达州的PALS得到了一份合同,帮助中东部地区图书馆系统(East Central Regional Library)从SirsiDynix的Symphony转向Evergreen。Alpha G为德克萨斯州的基琳城市图书馆(Killeen City Library)提供Evergreen的支持。PTFS欧洲最近获得了英国一家图书馆联盟的合同,来提供Evergreen的服务,后者包括斯特灵和东邓巴特郡的图书馆服务。而Lyrasis则向缅因州虽然规模较小,但是在不断发展的图书馆联盟提供Evergreen的支持。

提供私有系统的公司,通过网络服务层和扩展的API功能提供了对其产品的更多的开放获取,以此展开反击。通过强大的API以及对于工业标准的全面支持,私有自动化产品旨在提供其系统的数据和功能的全面获取,以增强互操作性,并且允许图书馆抽取数据、自定义功能特性以及创建新的功能。Ex Libris继续其2008年创立的开放平台项目(open platform program),强调其每个产品中的API,给图书馆提供了协作和共享代码和想法的空间。

SirsiDynix通过网络服务扩展了其Symphony系统,它通过其完全私有的API实现了一些功能。公司在2010年10月发布了第三版的网络服务,并且提供了几个新的功能。一个例子是,网络服务让互操作扩展到公司免费的iPhone手机应用BookMyne。(虽然BookMyne可以免费下载,但是除非本地的图书馆推行了其网络服务,否则用户还是没办法和其本地图书馆产生互动。)

对手对簿公堂

今年爆发了一场法律战:这个市场上的老兵Jerry Kline拥有的SkyRiver Technology Solutions和Innovative Interfaces指控OCLC违反了反垄断法,这正当OCLC推出WMS的关键时期。原告指控OCLC使用其资源共享领域上的垄断来寻求书目服务领域的垄断,以及整合图书馆系统领域潜在的垄断优势。随着双方都提交了动议,看起来这个争论、及其对图书馆自动化市场的重要影响,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尘埃落定。目前的议题包括OCLC在商业市场上作为非营利性竞争者的身份、容许的定价机制(allowable pricing schemes),以及商业机构是否可以通过合理的价格访问WorldCat数据库。

发现端的竞争

涉及到终端用户界面和发现的产品在图书馆自动化市场上越来越多,尤其对比与人们对新的ILS产品的投资逐渐减少。这一轮的竞争——尤其在大学图书馆中——涉及让图书馆订阅的期刊文章进入搜索,并且判定哪种战略能带来最好的结果。Ex Libris的Primo CentralEBSCO Discovery Service、OCLC的WorldCat Local以及Serials SolutionsSummon与出版社以及内容提供商合作,获得了材料来进行它们的索引。每一个开发商都有对竞争力的忧虑,这些因素阻碍或者帮助它们获得内容的能力。比如Serials Solutions,它是ProQuest家族的一部分,得益于ProQuest出版商的地位及其与更广泛的内容社区进行合作的能力,这有助于它们构建Summon的索引。相似的,EBSCO也能够通过其一大群­EBSCOhost的产品,在其大量的内容上再加上第三方的内容。Ex Libris本身并非内容提供商,因而它能从一个中立的优势上构建Primo Central的索引,但是这本身也是一个竞争上的劣势。

竞争可能会损害合作。比如,因为Serials Solutions和EBSCO的发现产品发生了直接的竞争,它们不会给彼此的索引提供内容。EBSCO最近也退出了和Ex Libris的协议,在这份协议中,它们要给Primo Central提供­EBSCOhost的内容。内容全面的中心索引最终将依赖于更加漫长和无聊的策略,来直接从主要的来源中聚合内容,而不再依赖于聚合商。尽管存在这些问题,构建更加全面的发现索引当前有着巨大的动力,内容提供商对于贡献内容也越来越开放。在这个爆发点上,内容如果没有出现在主要的发现产品,这对于内容商而言是巨大的问题,这样图书馆就会去使用它们对手的内容。

和通过中心聚合的索引传递文章发现的趋势相反,Innovative公司把其Encore Synergy发现产品定位于能够通过内容提供商即时的网页服务界面,来获取图书馆所有的订阅文章。Innovative认为网络服务要比联邦搜索技术更加高级,在表现上能够胜出预制索引的产品。【对于新的发现领域的完整了解,请参见2011年3月15日在LibraryJournal上的文章“The Next Generation of Discovery”

进入云中

一个横扫一切的趋势是,图书馆不再运行自己安装的图书馆自动化产品,它们现在更偏好托管服务,包括SaaS以及通过基于云的服务来传送基础设施的方式。近年来几乎所有的新产品都被设计为SaaS的方式,而许多传统的产品也有厂商提供托管服务的选项,后者也通常被包装为SaaS。

Auto-Graphics主要通过SaaS提供了AGent VERSO,包括完整的托管和管理;威斯康星州的弯河图书馆系统(Winding Rivers Library System)选择了一个完整管理的、基于订阅的模式,包括本地的托管。BiblionixApollo从2008年推出以来,一直是一个只能被托管的服务。为了满足越来越大的需求,Cuadra把它的托管能力提高了两倍多。直到最近,CyberTools for Libraries开始提供本地安装和SaaS这两种服务方式。在2010年,所有依赖本地服务器的网站都转向了SaaS。Infovision也通过本地安装和SaaS两种模式提供Evolve,今年购买图书馆系统的73家图书馆里有22家选择了这个系统。Liblime报告说,其Koha的客户中有超过90%使用SaaS的模式。

Serials Solutions的SaaS战略中心,包括其360产品套装(360 Suite of products)和Summon;在2010年3月,Serials Solutions推出了SaaS版的AquaBrowser,这个系统最开始是为本地安装设计的。SirsiDynix也在内部运行和传送产品两方面使用了SaaS。SirsiDynix公司通过SaaS提供Symphony和Horizon两个产品,并且报告说,超过700个客户使用了其数据中心的托管服务。为了满足对于其SaaS服务不断增加的需求,VTLS显著增加了公司维护的计算和网络基础设施,以支持对产品的托管。新一代的产品,比如OCLC的网络级管理服务、Ex Libris的Alma以及Kuali OLE都采用了SaaS的模式以及高度共享的数据模型。

行业的现状

这一年是图书馆创伤的一年,痛苦的——如果不是毁灭性的——预算缩减无所不在,这个事实塑造了图书馆自动化产品和服务的市场。购买新的ILS产品的图书馆相对比较少,尽管有几家公司报告说今年的销售量比去年有所增长。比如Ex Libris说,公司今年从ILS产品中获得了最强劲的收入来源。图书馆对于发现产品的兴趣增长,因为它们希望改进用户体验——即便是急需的ILS升级不得不被推迟。和发现有关的产品和服务以及其他方面的基于网络的用户服务代表了来年更大的市场,尤其考虑到这些产品相对高昂的价格、厂商预期图书馆替换传统的联机目录界面、以及这些产品所占据的很小的市场。在大学图书馆领域,数字内容昂贵的价格要求图书馆选择能够增加资源可见度、并且刺激人们使用这些资源的解决方案。公共图书馆需要技术来增加其效率,比如不断增加的自助服务刺激了更强的用户参与程度。

图书馆的财政状况不可避免的影响了图书馆自动化领域,不管在长期还是短期。考虑到有相当数量的图书馆设备都进入了软件许可证和支持方案的模式,因而任何图书馆关闭的主要趋势都意味着提供技术产品和服务的厂商收入减少。减少的预算会迫使图书馆根据经济现状来推行技术,让它们更偏向SaaS,以减少本地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的投入,以及更大程度的参与到联盟和州范围内对自动化系统的共享——包括开源软件,或者其他能够减少每座图书馆技术开销的战略。因此,图书馆自动化市场会在任何一个地理区域内萎缩。对于希望收入增长的公司来说,它们必须更加努力才能分到一杯更大的羹,而且它们需要扩展到其他区域、图书馆内的部门和产品领域。

2010年图书馆自动化市场总体的大小,根据市场内公司净收入的测算,总体和去年持平。考虑到这个行业的参与者也有不需要公布数据的私人公司,因而测量这个市场实际的大小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估计它有6亿3千万美元,和Library Journal去年估计的数据相仿。这个估计并不包括图书馆在自助借还、自动的资源处理、公共计算机工作站和打印管理系统方面的投资。

行业的巨头

自动化市场包括大小各异的公司。这种混合呈现了一个强烈的对比,而且我们甚至于很难确定哪家公司是行业内最大的。OCLC作为总体显然比这个行业内的所有其他竞争者都要强大,在09-10财政年度,它一共有超过1200名雇员和总共2.28亿美元的收入。但是它也只有一小部分和图书馆自动化有关:OCLC最新的年度报告表明,大概有7.6%的财政收入,也就是约1730万美元来自于“管理系统”这个范畴,这让OCLC只能排在图书馆自动化厂商中的中游。

根据我们估计的收入,SirsiDynix排在第一,其后是Ex Libris和Innovative。根据雇员数量的排名是,Ex Libris以504人排在第一,后面是SirsiDynix(385)和Innovative(307)。根据图书馆客户的数量,SirsiDynix排在第一(一共有3661家图书馆使用Symphony或者Horizon),Ex Libris排在第二(3542家图书馆使用AlephVoyager),Innovative排在第三(1412家图书馆使用Millennium)。

2010年的销售领先者

SirsiDynix排在第一,它们报告签署了126份合同,其中47个新客户,另外有20家图书馆选择了Horizon。

Ex Libris的Aleph卖出了39份,Voyager卖出了5份,这些被认为是今年销售竞争中价值最高的合同。Primo卖给了506家图书馆,有635家图书馆订阅了bX文章推荐器服务bX Article Recommender Service),Ex Libris还得到了9份Verde的合同。

Library Corporation让人印象深刻的得到了43份新合同,对比于去年的30份。Polaris也报告了增长,2010年得到了40份新合同,对比于前一年的33份。后者主要的新合同包括丹佛公共图书馆(Denver Public Library)、查特格农-汉米尔顿县两百年公共图书馆(Chattanooga-Hamilton County Bicentennial Public Library)、以及达里恩图书馆(Darien Library)。

在中小型图书馆的市场,一些公司报告了强劲的成绩。其中包括Biblionix的Apollo卖出了87次、Auto-Graphics得到了86家图书馆的13份合同,其中81家图书馆都从Infovision转移到Evolve。开源系统的数字也让人印象深刻,PTFS报告了Koha系统的44份合同(来自63家图书馆)、ByWater报告了40份合同(155家图书馆)。但是人们意识到,通过合同、甚至是参与的图书馆数量来测量销售,并没有办法有效的比较这些中小型公司和大型公司,后者向更大规模、而且更复杂的图书馆提供产品。面向地方、国家或者是主要的研究型图书馆的一份合同在收入上就足以抵得上几十份或者上百份面向小型图书馆的合同。

LJ探索图书馆工具

这是关注图书馆重要工具的最新发展的一系列文章中的最后一篇。第一篇“Liverpool’s Discovery”发表在2月15日的那一期LJ上(下同),关注新的搜索工具。3月1日刊登的“Building a Better ERMS”关注了电子资源管理系统的快速发展。而3月15日刊登的Judy Luther和Maureen C. Kelly“The Next Generation of Discovery”则深入探索了发现工具。4月1日这一期上还有我们和顶级的ILS执行委员和图书馆员的圆桌会议的记录(“The Future of the ILS”)以及我们2011年ILS满意度调查的结果(“Are You Satisfied?”)。

《【翻译】2010年图书馆自动化市场回顾》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