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元数据的循环论

在Google Reader上看到了Gavia Libraria博客上讨论RDF的一篇文章,里面归纳了元数据和数据格式标准通常经历的一个循环:

  1. 我们必须给一切东西编码,一切!这样世界才完美。
  2. 看这个标准呀!它复杂到疯狂的程度,都没人能看懂它。我们需要简化这个标准,回归基本的状态。这样世界才完美。
  3. 看这个标准呀!它竟然不包含特殊的情况!我们必须让它可扩展!这样世界才完美。
  4. 看这个标准呀!每个人对它的使用都是不同的!

作者认为微格式当下位于2和3之间的某个位置。

————

这个归纳很有趣。看完这个循环,我突然想到,图书馆的规则和格式似乎也经历过相似的转变(虽然可能没有这样的条分缕析、方向确定),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作为总体的传统的图书馆编目,一直卡在1-2之间的某个位置,没有能继续走下去?或者,尽管图书馆的标准可以被视作一种元数据,可是实际上它们和真正的元数据完全缺乏可比性?

————

via: Gavia Libraria: Library standard insularit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