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依然反对图书ATM机

其实最近一直在断断续续的读到“图书ATM机”这个消息的新闻,从北京开始使用这个机器之后糟糕的数字(今年8月的新闻,“但在马骏看来,自助图书馆的借书率并不低。他提供的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至7月,自助图书馆借书量为106167册。平均计算的话,每台自助图书馆每天的借书量约为4册。”),到杭州可能没有那么糟糕的数字(上周的新闻,一共五台机器,“从4月23日开始至8月实现文献借还2.7万册次、服务1.32万人次”,算下来每台机器平均每天服务20多个人,借还40多本书。)

但是之所以写这篇博客,其实是因为前两天读到一条美国的新闻,说密尔沃基公共图书馆(Milwaukee Public Library)即将开始使用这么一台设备。我独到的第一感觉当然就是惊讶,因为在美国,这台设备很少听说有人用,根据之前看使用的结果,也往往很糟。根据一篇2012年的报道,美国第一家使用这个技术的公共图书馆Contra Costa County Library的3台Library-a-go-go machine在2011年之后都出现了使用量的严重下滑。报道中把这个数字的下降归因为电子书的冲击。

在这个大环境下,竟然有美国图书馆敢于开始使用这个技术,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件挺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是本着本人的好奇心,稍微做了一下考据。

根据另一篇对此事的报道,这台机器的厂商是美国著名的图书馆硬件厂商EnvisionWare。(它们的网站上有这台产品的规格,不过并没有报价。)但是Library Journal在2012年报道了EnvisionWare推出这个产品,里面提到EnvisionWare这个产品根据规格不同,报价在15万美元到25万美元之间(而它的竞争对手,Evanced的产品的报价是13万5千美元)。报道提到Evanced的产品自2010年推出之后,只安装了两台。但是最让我惊讶的是,EnvisionWare的这台产品是和中国的厂商Seaever(也就是海恒)合作的,后者提供产品。。。报道中采访了EnvisionWare的CEO,他说到这个产品在5年前被介绍到中国,然后被广泛采用。(这个描述还是很客观的。)

在惊讶之余,想起了3年前在书社会关于这件事的一轮讨论,以及本人当时的看法。现在我仍然持有同样的看法。首先我不否认图书馆服务能力的好坏,决定了这个产品使用的效果到底是不好还是非常差。但是究其根本,我认为这个设备从理念上是对当前图书馆领域发展趋势的反动(资源,尤其是实体资源,正在成为公共图书馆发展中相对次要一个因素。相反,专业图书馆员的力量、社区的构建和给图书馆的成员提供空间,才是未来图书馆发展的关键);而且因为技术和价钱的原因,这个产品在市场上(可能除中国以外)严重缺乏吸引力,因此我乐见它的失败。

《为什么我依然反对图书ATM机》有6个想法

  1. 你好,文“EnvisionWare的这台产品是和中国的厂商Seaever(也就是海恒)合作的,后者提供产品”意思是说图书ATM机这个机器本身是made in china?那EnvisionWare是负责…销售?

        1. 软件层面的问题十分多,与OPAC的对接依赖于OPAC系统供应商和ATM厂商,SP一多,鲁棒性就越低。我们馆有两台,搭进去一个专人负责运营。我十分同意它的反趋势性。

  2. 我最近在调查图书馆引进RFID,发现,RFID之于高校图书馆,得不偿失。对于大型公共图书馆,运行成本偏高(不谈建设成本),更重要的意义在于社区图书馆,可以减低对人力的依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