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论文笔记] 最佳实践真的是最佳么?

图书馆员时常面对着大量各种主题德“最佳实践”(best practice)。这些文档当然帮助我们了解别人的实践(或者所谓“行之有效”的实践)。但是从另外的角度上说,我们也往往缺乏对于这些实践的反思。

Gary Price在Library Journal上介绍了加拿大的三位研究者在《基于实证的图书馆和信息实践》(Evidence Based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tudies)2013年第4期上的文章:“最佳实践真的是最佳么?图书馆和信息研究中最佳实践的综述”(Are Best Practices Really Best? A Review of the Best Practices Literature i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tudies)。这篇文章就讨论了这个问题。

Citation: Druery, J., McCormack, N., & Murphy, S. (2013). Are Best Practices Really Best? A Review of the Best Practices Literature i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tudies. Evidence Based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Practice, 8(4), 110–128.

这篇文章收集了113篇图书馆领域的最佳实践。他们认为,这些最佳实践可以分成如下六类:

  • 观点(18篇,占总数的15%)
  • 文献综述(13篇,12%)
  • 作者所在机构的实践(19篇,17%)
  • 定量或者定性的实证研究(16篇,14%)
  • 之前四种类别的混合(34篇,30%),以及
  • 其他特殊的类型(13篇,12%)

当然在很大程度上,是否是“最佳”取决于如何定义“最佳”以及“最佳实践”。作者发现,在这113篇文献里,只有20篇文献试图定义“最佳实践”这个概念,其他很多文献中,这个概念甚至只是出现在标题里面。而即便在这20篇文献里,对“最佳实践”的定义也是非常不同,比如:

  • 能够产生更好(或最佳)结果的实践
  • 机构和组织制定的标准
  • 通过定量分析以及比较“成功的”组织而产生的标准
  • 适应于特定情况的标准,或者
  • 被人们普遍采用的实践

在结论的部分,本研究似乎支持了之前研究的某些结论,比如最佳实践这件事是很难定义并且证明的,而且最佳实践在实践中更多依赖于人们的观点而不是实证的数据。

作者认为最佳实践中实证的缺失是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的解决之一就是如何在图情教育中嵌入实证的教育——比如如何使用实证的方法评估图书馆的服务效果。那么对于这样的实证教育缺失的环境中呢?(中国,在另外一种意义上,似乎也可以归入此类。)作者建议图书馆从业者当然应该继续在本地语境下采用其他机构的最佳实践,但是我们在思考这些最佳实践的时候,应该有更多的理论上的警醒——一个“好点子”虽然可能对一座具体情况下的图书馆有益,但是它并不是“最佳实践”。

《[读论文笔记] 最佳实践真的是最佳么?》有1个想法

  1. 还以为是那些权威机构编制的“最佳实践”呢。
    我们这边基本上没有这类“最佳实践”,通常也不把自己所做称为“最佳实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