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美国图书馆的制造空间和YOUmedia项目

本文是某报纸的约稿(注释版)。看看就好,请勿随意使用。另外,本文当然有自卖自夸之嫌,不过……

————————Nalsi的分割线————————

美国公共图书馆中的制作空间

“制造空间”(maker space、或者称之为hackerspace,后者直译为黑客空间)的概念发端于世纪之交的欧洲,它被认为是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社会变革的延续。改革的支持者转为更加严肃的态度,在开放的环境中,利用最新的软件和硬件技术进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合作,以此来改变社会。正如维基百科对于“Hackerspace”的定义(http://en.wikipedia.org/wiki/Hackerspace):“在制造空间中,具有共同兴趣的人们(通常包括电脑、技术、科学以及数字化艺术)能够聚会、社交并且进行协作。制造空间可以被视作是开放社区的实验室,整合了机器工厂、工作坊和工作室的元素,黑客们在其中可以分享资源和知识,以制造事物。

这个概念随后传播到了世界各国【http://hackerspaces.org/wiki/List_of_Hacker_Spaces】。而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这个概念也开始影响到了美国的公共图书馆。2011年,雪城大学信息研究学院(School of Information Studies, Syracuse University)的毕业生Lauren Britton Smedley在毕业后加入了雪城当地的法耶特维尔公共图书馆(Fayetteville Free Library, FFL),开始推行一个制造空间的项目,这个项目随后被命名为“Fab Lab”(“发明实验室”)

Lauren Britton Smedley在加入FFL之前就曾经对这个项目进行了详细的规划。在预算的压力下,这个项目的经费得到了良好的控制:项目的经费主要来自外部项目的奖金,以及一个众包集资网站Indiegogo(http://www.indiegogo.com/FFL-Fab-Lab)。在设备上,FFL引进了两台3D打印机(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台打印机都来自捐赠)。3D打印机的发明早在2003年,但是直到2010年之后,它才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它可以把读者设计的数字化文档转换为塑料制的实体的3D物品。(http://en.wikipedia.org/wiki/3D_printing#cite_note-2)而这个设备也成为当前公共图书馆制造空间中最重要的设备。图书馆也使用了Thingiverse(http://www.thingiverse.com/)这样的网络服务,帮助初级的用户进行数字设计的操作。虽然3D打印机是制造空间中被人们提到最多的设备,但是无论是3D打印机还是技术本身都并不是这个项目的关注点,相反,这个项目的目的在于提供工具,帮助图书馆用户来创造。比如,图书馆可以使用技术帮助儿童制造图书(http://host.evanced.info/faylib/evanced/eventsignup.asp?ID=6326),而且儿童设计的图书在制作完成后,除了儿童可以带一本回家之外,另外一本会留在图书馆内进行流通。

在Fab Lab开放之后,这个项目被更大的社区密切关注,综合性的新闻网站、技术网站、图书馆专业会议和图书馆员的博客都对这个项目进行了大量的讨论,进而其他美国公共图书馆也开始开设制造空间。到目前为止,被广为报道的制作空间项目包括印地安那州的阿伦县公共图书馆(Allen County Public Library)【http://www.npr.org/2011/12/10/143401182/libraries-make-room-for-high-tech-hackerspaces】、伊利诺伊州的斯考基公共图书馆(Skokie Public Library)【http://www.davidleeking.com/2011/12/15/content-creation-media-labs-and-hackerspaces/】、以及最近刚刚开始的康涅狄格州的维斯特港公共图书馆(Westport Public Library)【http://www.westportlibrary.org/services/maker-space】以及“图书馆作为孵化器”项目(Library as Incubator Project)所赞助的匹兹堡的卡内基图书馆(Carnegie Library of Pittsburgh)【http://www.libraryasincubatorproject.org/?p=5184】。在今年6月份美国图书馆协会的夏季年会(ALA Annual)上,制造空间的题目被广为讨论,除了有一个专门的分会场【http://ala12.scheduler.ala.org/node/912】讨论这个话题,帮助感兴趣的图书馆了解该如何准备这个项目之外,这个题目也在多个其他相关内容的分会场中被论及。我们有理由认为,制作空间以及制作是公共图书馆的下一个大的话题。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制作空间出现于公共图书馆,并且目前几乎所有案例都位于公共图书馆中,但是这个趋势也在朝向中小学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发展——主要是通过制造者社区和教育社区的互动,当然也包括公共图书馆和中小学图书馆以及大学图书馆社区的互动。

面向年轻人的创新学习空间:YOUmedia

YOUmedia项目发端于2006年,芝加哥的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 Foundation)进行了一系列研究【http://www.YOUmedia.org/research.php】,这些研究试图探讨青年人是如何参与和学习对数字媒体的使用的。这项研究定义了青年人对于数字媒体的三种使用模式:随便看看(hanging out)、胡乱用用(messing around)、专门做做(geeking out)。在此研究的支持下,芝加哥公共图书馆的哈罗德·华盛顿图书馆中心(Harold Washington Library Center of Chicago Public Library)建立了第一个YOUmedia空间。(interest-driven?)

YOUmedia的宗旨在于通过协作性和创造性的实体和虚拟的综合空间,帮助青年人利用这个空间中的技术和资源,进行数字媒体的创造,并且通过数字媒体的学习来增强年轻人对于数字媒体的兴趣和更大范围内的学习目标。另一方面,YOUmedia项目也坚持着其研究性的旨趣,试图通过对数字媒体的实践帮助人们更好的了解青年人对于数字媒体的使用方式。【http://ccsr.uchicago.edu/downloads/6899YOUmedia_final_2011.pdf

YOUmedia在2009年进行的一个项目“Digital City Planner”向我们展示了儿童使用数字媒体如何和现实世界发生联系。这个项目是芝加哥公共图书馆和新学习研究所(New Learning Institute)合作进行的。参加这个项目的学生在工作人员和导师(mentor)的帮助下,研究了1909年芝加哥建城时的一组未被采纳的城市设计方案,他们通过数字的方式展示了,如果当时采用了这个方案,现在的城市会是怎样的。【http://www.newlearninginstitute.org/digital-media-programs/community-based-programs/digital-city-planners

在2010年9月,麦克阿瑟基金会和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协会(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ervices)宣布合作计划,将在美国范围内建立30座YOUmedia中心。其中,今年3月份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公共图书馆系统(Miami-Dade Public Library System)建立了一个新的YOUmedia中心。【http://www.mdpls.org/info/locations/nd.asp

美国图书馆的转向:从提供资源到帮助创新

美国公共图书馆中制造空间的潮流,从其出现伊始,就体现了图书馆研究和图书馆实践紧密的结合。比如对于Lauren Britton Smedley来说,她对于3D打印机的了解,就是来自于雪城大学iSchool研究生项目中“公共图书馆的创新”的这门课程。

而另一方面,从2005年开始的“图书馆2.0”运动,再到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美国的图书馆预算的紧张强化了图书馆以用户为中心,对传统图书馆的服务模式的改造。在馆藏上,不再强调图书馆馆藏的覆盖率,而强调馆藏是否是读者真正所需要的;在服务上,图书馆也通过开展更加多样的服务,真正的让读者参与到图书馆中,而不仅仅是提供更好的服务。在这方面,雪城大学只是美国图书馆创新精神的一个体现。

而上述无论是制造空间还是YOUmedia项目,都是雪城大学iSchool的教授Dave Lankes最近所提出的“新图书馆学”(New Librarianship)的重要例证。而“新图书馆学”的中心宗旨,就是Lankes教授对于图书馆员使命所下的一个定义:“图书馆员的使命在于通过帮助在本地社区中的知识创造,改进社会。”对于美国的图书馆创新者来说,正如在上述两个不同案例中所体现的,图书馆的使命不再只是提供各种资源和服务,而应该积极的帮助提升用户在各自社区中的创造力。Lankes教授在2012年6月美国举行的“学术图书馆员2012年会议”(Academic Librarians 2012)上进行的一个主旨发言中也提到:(学术图书馆的)图书馆员不应该简单的提供给学生他们想要的,他们应该让学生思考。只有帮助社区进步,而不仅仅是做社区的“创可贴”,图书馆才有可能在困难的经济条件下存活下来。

图书馆学的先贤阮刚那赞(S.R. Ranganathan)曾经说:“图书馆是成长的有机体”。而美国图书馆中最近向新图书馆学的转向,正是体现了这一点。这个转变是值得我们的图书馆社区思考的。

    分享到:

相关日志:

    • wl
    • July 6th, 2012 12:17pm

    介個對圖書館建築空間素不素有要求。

      • Nalsi
      • July 7th, 2012 1:55am

      基本没有特别的要求。当然YOUmedia这么强调社会化的项目对于空间的社会化布局还是有要求的。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