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RDA认知度调查结果

本调查的设计基本上参考了Elaine Sanchez在2010年进行的一个面向图书馆员的RDA调查。【参见本人博文:读书笔记:编目员是如何面向RDA的】在这个调查中,美国的图书馆员(其91%的被调查者是美国人)表达出了当时对于RDA的高度不确定的态度。

关于本调查,如上所述,本调查最后一共回收了180份有效问卷。调查的第15题是关于被调查者的工作职责,其中包括【注:下面数字都经过了实际内容的修正,有两个被调查者虽然把自己选为“其他”,但是根据他们的文字描述,仍然分别属于“编目员/元数据图书馆”和“编目/元数据研究者”】:

  • 77人(42.78%)选择了“编目员/元数据图书馆员”;
  • 33人(18.33%)选择了“系统管理员/图书馆技术人员”;
  • 20人(11.11%)选择了“编目/元数据研究者”;
  • 16人(8.89%)选择了“馆长/编目工作管理者”;
  • 34人(18.89%)选择了“其他”,在用文字表明自己身份的22个被调查者中,有12名其他职责的图书馆员、5名图情专业的学生、3个被调查者曾经是编目员或者编目管理者,但是并未指明现在的身份、还各有一个人是厂商和编辑。

第16题询问了被调查者的工作机构。其中有超过一半的被调查者来自大学图书馆(96人,53.33%)、42人来自公共图书馆(23.33%)、14个人(7.78%)来自专业图书馆、12个人来自国家图书馆(6.67%)。在剩下选择“其他”的16个被调查者中,主要是来自图情的科研院所,也包括厂商和未在前文中包括的图书馆类型(比如中学图书馆和企业图书馆)。【注:和上一道题一样,本题的结果也经过了后续的处理】

回到调查的正题。第一题考查了调查者对RDA本身以及RDA和AACR2差别的熟悉程度。两部分的题目都是5点记分,1是最不熟悉,5是最熟悉。在“对于RDA规则本身的了解”以及“对于RDA和AACR2变化的了解”这两部分最后的平均分分别是2.36和2.34。这表明,绝大多数人认为自己并不了解RDA。

第2题考查了被调查者了解RDA的渠道。最多的选项是有108人(60%)选择了“博客”(其中有几位同学在后面的文字中特别提及了编目精灵老师的博客)。有82人(45.56%)选择了“论文”。之后分别有68(37.78%)和61名(33.89%)被调查者选择了“讲座、培训”和“RDA规则本身”。另外,还有52个人(28.89%)选择了工作中的讨论。另外有18个人选择了“其他”,微博似乎是比较值得提及的选项;还有一个人选择了邮件列表,想必是英文的邮件列表。

第3题询问了被调查者是否了解或者使用过RDA工具包(RDA Toolkit)。在回答了这道题的179个被调查者中,有超过一半的人选择了“不知道”(116名被调查者),只有17个人选择了“使用过”。【对照于上道题,我不确定从“RDA规则本身”了解RDA的人的途径是怎样的。】另外有47个人选择了“知道基本情况”(但是没有使用过)。【参见第10题。】

第4题询问了被调查者的机构是否会在未来一年内进行RDA的培训。绝大多数被调查者(153人,85%)选择了“没有/不清楚”,选择“进行过”或者“一年内将进行”的人都不超过10%(分别是16和11个人)。对我而言,缺乏培训是当下一个很显著的问题。

第5题是“如果国图/CALIS进行关于RDA的培训,被调查所在机构是否会参加”。在回答了问题的174名被调查者中,有略超过一半的89人选择了“会参加”,72人选择了“不清楚”,还有13人选择了“不会”。虽然这个回答仍然是中立的,不过对比于上一道题的答案,国图或者CALIS这样的强有力的机构对于推动RDA的发展将会是决定性的力量。

第8题只面向第7题中选择了使用“MARC21”的答题者,询问被调查者的机构是否已经开始套录RDA数据。在回答了这道题的73个人中【上一道题一共有77个人选择了“MARC21”的选项,还有一个人选择了其他,但是文字说明是“USMARC”】,有将近1/4的人(18个)选择了“是”,另外55人选择了“否”。虽然看起来国内西文编目机构没有很多开始套录RDA,不过对于西文编目员来说,从明年的第二季度开始,RDA将全面进入我们的工作。

第9题考查了被调查者所在机构对于RDA未来推行的计划。在回答了这道题的179名被调查者中,绝大多数被调查者(123人)选择了“不知道”其机构是否会在未来推行RDA。有8个人表示其机构已经在使用RDA。【据我所知,国图已经在视听资料上使用RDA。】另外分别有22和26个人选择了“会使用”和“不会使用”。

第10题询问被调查者所在机构是否购买了RDA的规则,以及购买的是哪种格式的规则。仍然是绝大多数的人选择了“不知道”(180人中的115人)。分别有3人和5人表示其所在机构购买了在线的RDA工具包和RDA规则的实体书;表示计划购买两种格式的人分别是19人和14人;另外,表示没有计划购买两种格式的人分别是34和28人。

第11题是文字题,让被调查者写出其所在机构推行/不推行RDA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经过简单的整理和归纳,提及最多的关键词包括:领导和图书馆的发展政策(27)、图书馆本地的实际需求和工作流程(18,包括外包的问题)、人员的技能和认知(以及相应的培训)(18)、经费(12)、RDA在未来能否成为国际通用的标准(16)、(与上面相关的)RDA未来能够被国内的图书馆社区和上级机构使用(14)。其他被提到的主题包括技术和系统、新规则使用的便利性、读者需求、RDA是否能够实现本地化等。也有大量被调查者提到了他们对于RDA本身还并不了解。

第12题询问被调查者对于“RDA和语义网/关联数据”的了解程度。结果和第1题相似,绝大多数被调查者仍然选择了不熟悉。本题的平均得分是2.29。第13题的主题是被调查者是否了解FRBR模型,本题的得分略高于第12题,是2.45,不过仍然比较低。

第14题也是文字题,让被调查者写出对RDA总体的激动和担心。比起11题,有更多的人提到了对RDA不了解。除此之外,提到最多的主题是RDA的现实可用性,比如它对工作效率的影响,以及学习、RDA编目本身以及规则转换的成本。

第17题提供了一个28个文字陈述,让被调查者选择他们对每一个陈述的赞同或者了解的程度(依然采用5点记分法)。总体的得分如下:

题目选项

1

2

3

4

5

RDA将取代AACR2

23(13.61%)

24(14.2%)

36(21.3%)

45(26.63%)

41(24.26%)

RDA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17(9.77%)

15(8.62%)

26(14.94%)

62(35.63%)

54(31.03%)

RDA应该成为我国的国家级规则

25(14.45%)

24(13.87%)

51(29.48%)

40(23.12%)

33(19.08%)

RDA将成为我国的国家级规则

26(15.29%)

29(17.06%)

54(31.76%)

43(25.29%)

18(10.59%)

FRBR模型将成为我国未来国家级规则的模型,无论规则是不是RDA

29(17.06%)

16(9.41%)

46(27.06%)

45(26.47%)

34(20%)

FRBR模型对于目前的编目工作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74(43.02%)

41(23.84%)

33(19.19%)

16(9.3%)

8(4.65%)

RDA的数据结构让RDA数据比起AACR2来更容易被分享

20(11.7%)

13(7.6%)

45(26.32%)

54(31.58%)

39(22.81%)

RDA采用FRBR模型,让RDA能够更好的表达实体之间的关系

22(12.79%)

16(9.3%)

37(21.51%)

54(31.4%)

43(25%)

RDA的词汇表和元素集,使用了前后一致、完整的术语,表达了元素之间的关系

26(15.38%)

15(8.88%)

34(20.12%)

59(34.91%)

35(20.71%)

FRBR化的目录呈现方式,是图书馆目录在未来的发展方向

24(14.12%)

15(8.82%)

36(21.18%)

48(28.24%)

47(27.65%)

RDA“如实著录”(take what you see, accept what you get)的原则对于用户是更加直观的

20(11.63%)

13(7.56%)

29(16.86%)

58(33.72%)

52(30.23%)

RDA“如实著录”的原则会造成数据的不一致,因而产生管理上的问题

35(20.47%)

31(18.13%)

43(25.15%)

44(25.73%)

18(10.53%)

AACR2或者当前的中文图书编目规则依然受限于卡片的编目环境

34(20%)

26(15.29%)

42(24.71%)

44(25.88%)

24(14.12%)

AACR2或者当前的中文编目规则已经足够用了,没必要换到RDA

65(38.24%)

54(31.76%)

30(17.65%)

18(10.59%)

3(1.76%)

RDA过多的依靠编目员个人的判断了,会造成数据上的不一致

30(17.75%)

29(17.16%)

52(30.77%)

42(24.85%)

16(9.47%)

RDA放弃了“3原则”,能够更好的呈现资源

21(12.5%)

14(8.33%)

67(39.88%)

46(27.38%)

20(11.9%)

RDA不再使用拉丁文缩写,打破了语言的限制,更好懂了

25(14.71%)

14(8.24%)

38(22.35%)

55(32.35%)

38(22.35%)

RDA不再使用拉丁文缩写,降低了目录的可读性,增加了小语种编目的复杂性

36(21.43%)

28(16.67%)

56(33.33%)

28(16.67%)

20(11.9%)

RDA是更加世界性的编目规则

19(11.24%)

7(4.14%)

46(27.22%)

54(31.95%)

43(25.44%)

RDA比起AACR2更有效率

25(14.97%)

20(11.98%)

54(32.34%)

42(25.15%)

26(15.57%)

RDA比起AACR2能够更好的处理网络资源和电子资源

22(13.02%)

8(4.73%)

32(18.93%)

53(31.36%)

54(31.95%)

AACR2比起RDA来说在传统资源方面是有优势的

30(17.86%)

18(10.71%)

48(28.57%)

46(27.38%)

26(15.48%)

推行RDA会降低工作效率

40(24.1%)

34(20.48%)

57(34.34%)

25(15.06%)

10(6.02%)

所有编目员都应该为RDA做好准备

17(9.94%)

10(5.85%)

37(21.64%)

44(25.73%)

63(36.84%)

FRBR和RDA都太难懂了

32(18.82%)

35(20.59%)

60(35.29%)

30(17.65%)

13(7.65%)

RDA不适合中文资源

45(26.79%)

38(22.62%)

61(36.31%)

18(10.71%)

6(3.57%)

CNMARC或者MARC 21是推行RDA的障碍,因而需要更新

29(17.16%)

26(15.38%)

51(30.18%)

45(26.63%)

18(10.65%)

CNMARC或者MARC 21应当被更新的格式所代替

23(13.77%)

19(11.38%)

45(26.95%)

44(26.35%)

36(21.56%)

——————分工作类型的结果————————

本调查的第15题识别了被调查者的工作性质。

其中有16人选择了“馆长/编目工作管理者”的身份。这16个人有四人来自公共图书馆,12人来自大学图书馆。样本较少,但是单从结果来看:

  1. 对于RDA本身的了解和对于RDA和AACR2的差别的了解,得分分别是2.5和2.38,和总体的得分基本一致。
  2. 有一半的“馆长/编目工作管理者”用过RDA工具包,或者知道基本情况,高于总体被调查者的35.2%。
  3. 只有两个人选择了会在本馆进行RDA的培训,或者可能会进行培训;但是有13个人选择会参加大型机构的培训。前者低于总体的得分,后者则高很多。虽然样本较小,但是作为更接近管理决策的人,这个选择似乎更加可靠。另外对于RDA在图书馆的未来这道题,各有两个人选择了会使用和不会使用。
  4. 对于语义网/关联数据以及对于FRBR模型的了解都低于总体的得分,分别是1.94和2.06。似乎说明管理者更关注RDA本身的议题,而不是这个面向未来的层面?如果这样,似乎是值得担心的。
  5. 在第17题中,总体的印象是管理者对于RDA的判断更为平衡,或者也可以说是不确定。选择3的比重要大于总体的参与者。

共有76个人把自己识别为“编目员”。其中52个人说自己使用CNMARC,42个人选择使用MARC 21,可以看作是中文西文编目员数量对比的一个表现。(我感觉在这个调查中西文编目员/中文编目员的比例比现实世界要高,虽然不确定高出多少。)这些编目员中有约10%在国家图书馆工作,25%在公共图书馆,53%在大学图书馆。基本的结论如下:

  1. 对于RDA本身的了解和对于RDA和AACR2的差别的了解,得分分别是2.47和2.43,两个得分也和总体的得分基本一致,但是略高一点。
  2. 但是只有37%的被调查者选择了用过RDA工具包,或者知道基本情况,只是略高于总体的被调查者。
  3. 对于语义网/关联数据以及对于FRBR模型的了解都低于总体的得分都高于总体得分,分别是2.37和2.84。
  4. 在第17题中,编目员的组群并没有对RDA的各方面表达出迥异于总体被调查者的看法。
  5. 对于RDA在图书馆未来的推行情况,比起馆长/管理者来说,同时有更高比例的人选择了会使用和不会使用;另外也有5个人选择了图书馆正在使用RDA,实际上就是这样的。

在所有编目员中,我根据使用编目格式的差别,把编目员分为了中文编目员(选择“CNMARC”的被调查者)和西文编目员(选择“MARC 21”的被调查者)。当然这二者不是完全相互排斥的,共有52个人选择了CNMARC,但也有42个人选择了MARC 21,中间共有21人的重合(即同时选择了两种格式)。总体感觉是中文编目员对于RDA相关问题的了解和乐观程度都要低于西文编目员,但是绝大多数问题都并没有过于显著的差别。

共有19个人把自己识别为“RDA的研究者”。基本结论如下:

  1. 对于RDA本身的了解和对于RDA和AACR2的差别的了解,得分分别是2.95和3.05,得分显著高于平均的被调查者。
  2. 有58%的“RDA的研究者”用过RDA工具包,或者知道基本情况,显著高于总体被调查者。
  3. 对于语义网/关联数据以及对于FRBR模型的了解的得分分别是2.53和3.00,均高于总体被调查者。
  4. 在第17题对于RDA诸多问题的评价中,研究者相对于平均的被调查者,表现出了明显更大的信心和积极的评价,在关于RDA正面的陈述中,他们的给分几乎全都高于一般的被调查者;而反之亦然。比如:
    • “RDA将取代AACR2”,平均被调查者的给分是3.34,而RDA研究者的平均给分是4.32;
    • “FRBR化的目录呈现方式,是图书馆目录在未来的发展方向”,RDA研究者和所有被调查者的打分分别是4.05和3.46;

————————Nalsi的分割线————————

本文之前分两部分发表于书社会(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一部分附有原图,因为本博客插入图的操作比较复杂,所以在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没有包含任何图。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访问书社会来查看(点击此处注册),或者联系本人。

另外要特别感谢Catwizard师在这个调查进行中所进行的宣传。

《国内RDA认知度调查结果》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