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涅狄格大学图书馆“本科生和图书馆”报告,以及图书馆的人类学研究法

康涅狄格大学图书馆(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在3月发表报告“Assessment 360”(大名叫做:“Undergraduates and the Library: How Students Use and Engage with Spaces, Resources, and Technologies”。PDF文件,68页)。这个报告关注了本校本科生对于图书馆(尤其是学习共享空间)的使用方式和认知。

这篇报告的序言追溯了其所用的人类学式的研究方法的研究现状,以及对学生对技术认知度相关的研究文献,很值得一读。序言把这种方法追溯到了2004年罗切斯特大学河流校区(University of Rochester River Campus)图书馆的研究,这个研究是图书馆与人类学家合作共同完成的,关注图书馆的机构存储。而同作者在2007年对于同校本科生的研究也采取了相同的民族志/人类学的方法取向。

作者认为,当前研究的“前景是改变把用户看作数据的方式——尽管数据仍然是重要的信息——而把用户描述为现实生活中的本科生,他们可能符合数据,也可能不符合数据;他们可能以我们喜欢的方式需求、查找并且获取信息,也可能不以这样的方式做。”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本地的需求就变得至关重要,如报告所说:“本报告想要了解的是我们的用户,不是所有图书馆的用户。”(p. 11)。貌似这个研究方法在图书馆领域的使用时间并不算久,从社会科学的总体发展脉络来看,我会有点奇怪这个从“客位”到“主位”的方法转向竟然会发生的这么晚。

而在具体的方法上,这样的研究一方面往往使用更加面向个体的访谈(往往会录像,方便采访者更好的对访谈进行导引)、作文/绘画等表达和经典人类学的参与观察法。

除此之外,一种被常常使用的方法是“照片日记”(photo diary),研究者让学生使用相机,记录下他一天之内的研究行程,标记在地图上,并且在日后的研究中让学生用文字或者语言对他的经验进行描述。这个研究内容往往覆盖超过图书馆的内容——但是对学生个体的完整的研究往往能够让人们更好的理解学生的行为(完整性也是人类学方法重要的特征),这对于图书馆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另一种被经常使用的方法是拍摄电影——以学生为客体或者让学生作为主体进行拍摄。这种方法收集的信息更加丰富,不仅包括记录的事实,学生拍摄电影的角度本身也是值得研究的内容。

具体到本案例,研究者共采用了下述四种方法:学习共享空间的焦点小组(focus group)、在线的技术调查、被录像的采访以及“在工作空间的自言自语”(让用户实地描述他们进行研究的空间,图书馆员在这个过程中进行观察),算是比较综合的方法的搭配。

在另一方面,本报告也提到了Char Booth在2009年对俄亥俄大学(Ohio University)“学生对技术兴趣”的研究。Char Booth强调了“图书馆技术狂”的危险,他认为本地社区不应该为了技术而追求技术,而不去考虑本地的使用和需求。这个报告和本报告的关联,更多的是对于技术在本地社区使用情况的内容上的相似性。

焦点小组结论:

  • “学习共享空间”的名称对于学生没什么意义。(焦点小组中,图书馆员让学生用自己的话描述“学习共享空间”是什么,有些学生直接就说,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 学生对于学习共享空间的使用是短期的(往往就在课程之间)、随意的(完成各种任务,而且这些任务往往是他们在课上不会干的,比如邮件、Facebook、杀时间等等)。

网络技术调查结论:(共有将近800名学生参加)

  • 至少被调查的学生并不是积极的技术使用者,只有6%的学生把自己定义为“技术的早期使用者”(意思是比别人都要早的使用一种技术),绝大多数人都只在一种技术流行之后才开始使用。
  • 绝大多数学生喜欢虚拟的求助方式,而不会面对面的向图书馆员寻求帮助——在焦点小组中,另一个结论就是,学生眼中的忽视实体的参考咨询服务,尽管他们认为图书馆实体空间里提供的帮助是好的。

工作空间的资源自语的结论:

  • 学生重视舒适感(宿舍是比图书馆要受欢迎的多的地点,但是临近宿舍的学习地点也受到欢迎)、喜欢大屋子学习、方便的拿到食物和水也很重要。

在最终的部分,图书馆对于报告中的内容进行了快速的回应。比如图书馆把学习共享空间用“Homer One”的名字重新向学生进行宣传(虽然我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并且在实体的图书馆空间中增加了标识的可见性。但另一些改进,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进行。

————————

之前读到了加州大学弗莱诺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Frenos)图书馆在2009年进行的一个更加纯粹的人类学研究,关注图书馆设计的问题。结论不计,它的方法很多样,可以作为现在人类学研究方法的一个样例:

  • 流动参考咨询(floating reference):在公共场所建立参考咨询台,让馆员和读者进行互动,研究者进行观察;
  • 学习活动的范围:学生研究者拍摄在各处参与学习活动的学生(包括校外),建立数据库进行分析;
  • 学生每日地图:学生记录当日到过的学习地点,标注在地图上,在数据库中进行分析;
  • 学生生活的民族志:学生研究者用摄影机对其他学生的跟踪记录,然后利用照片进行后期的访谈;
  • 逐步脱层工作坊(bootlegging workshop):学生进行小组访谈,讨论特定图书馆使用案例下的策略;
  • 学生剧场工作坊(student theatre worshop):让学生根据特定图书馆服务的情景编排短剧,作为改进图书馆实际工作的参考;
  • 内部设计工作坊:学生使用短剧的方法对图书馆的协作学习空间进行设计,作为现实中空间的参考;
  • 新图书馆的民族志:在新图书馆建筑建成之后,学生研究者进入建筑进行实体的田野调查;
  • 网页设计工作坊:邀请学生加入参与性的小组活动,使用从头开始或者利用特别的模块来讨论新网页的样式。

——————参考资料的分割线——————

Reference:

Meredith Schwartz: UConn Discovers What Students Want From Their Library (LJ)

Designing Better Libraries: What the Users Want: Guessing vs. Know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