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考试期的学生如何在图书馆中使用技术

信息素养项目在2011年12月发布了《考前大学生如何在图书馆中使用技术》报告(pdf文件,54页),这一篇报告可以算是其《数字时代大学生如何搜寻信息》报告的续篇。(参见:编目精灵III:数字时代大学生如何搜寻信息)如题目所示,本篇报告关注了美国大学生在考前一周的时间内,在图书馆中使用技术的行为模式。

本报告重点关注四个问题(p. 4):

  • 学生们完成了哪些任务,使用了图书馆哪些资源和服务;
  • 学生们使用了哪些设备,为什么使用这些设备;
  • 学生们认为哪些设备、网页和应用最重要;以及,
  • 学生们访问各个网站的频率如何。

研究小组在2011年4月7日-5月26日期间(正处美国的考试期)面对面采访了美国10所大学(包括4年制大学和社区大学)的11所图书馆中的560名学生,覆盖了本科1-4年级。另外,因为本研究中涉及了学生所使用的IT设备,所以研究人员选择的都是使用了IT设备的学生。

报告的主要发现如次(p. 3):

1、绝大多数学生都在考前最忙碌的时间里在图书馆使用各种IT设备和朋友保持联络。在采访之前的一个小时里,有81%的被采访者查看了新的信息(通过Facebook、短信、邮件、IM等)。学生认为,保持联络是最重要的事情——图书馆应该不只是知识或者书,图书馆应该提供社会化的途径。

2、其他学生们完成的任务包括:写作业(73%)、学习课程内容(62%)、读新闻(50%)。(#1-#2参见:p. 8以下)

3、学生们很少使用图书馆的设备和服务:只有39%的人使用图书馆的设备(电脑、打印机……)、11%的学生使用数据库、9%的学生报告使用图书馆的藏书、而只有3%和2%的学生使用面对面的参考咨询和虚拟参考咨询。报告总结学生们更多的把图书馆看作是一个学习的避难所(p. 17),他们可以在这里有动力来学习,或者免于外部的干扰。报告显示,至少在考前,图书馆的服务和资源对学生是没有太多的意义的。

4、绝大多数学生(85%)都是轻度的技术使用者。(参见p. XX,指的是不超过两件IT设备来完成不超过两个任务。)在采访后的讨论中,很多学生都提到他们是有意减少对IT设备的使用的。(p. 27)——在结论中,作者认为这体现了网络一代(至少在考试之前)采用了传统的智慧。(p. 45)

5、超68%的学生有移动电话/智能手机(比例让我觉得有点低)。过半数的学生(58%)拥有个人笔记本电脑。而约有1/3的学生使用图书馆的电脑。(参见:p. 20)

6、在使用的应用上,88%的学生打开了网页浏览器(不包括邮件服务)。而网页和文字处理软件是最常见的组合(47%)。学生们高度的“一心二用”。

7、绝大多数学生(61%)都只开着一个或者两个网页。(p. 40)

8、学生们(在被采访前)正在访问的网页高度分散。比率最高的Facebook也只有13%。

9、绝大多数学生(65%)说他们有一边使用社会媒体网站,一边完成作业的经验。(比如用FB来和同学讨论课堂内容)(p. 41)报告的作者认为,这种模式反映了一种新的学习实践——通过使用社会媒体网站来完成学习。

10、也有少部分学生使用这些网站来创造新的内容。

下文列举正文中我个人认为有趣的一些内容:

p. 11 对于美国学生来说,Facebook是他们生活中一个重要的事情,学生们把Facebook看做:完成作业的动力(然后奖励自己上下Facebook);作业每一部分之间的休息;个人的安全区;或者,浪费时间。可能更重要的是,学生们其实非常了解Facebook的优点和缺点,就像在上一份报告中所提及的,学生们对于信息,其实是有丰富的个人经验的。

p. 16 (参见#3)作者提到一个很有趣的差异,在上一个报告中,数据库是学生很喜欢使用的一个信息源,但是在本调查中数据库的使用率非常低。作者提供了两个解释,我的理解是学生们在考前的行为模式和平时的行为模式并不相同,以及还有很多学生可能在其他地方远程使用数据库。

p. 23 报告提及对于IT设备的使用,其实学习的目的超过了交流的目的,比如很多学生都使用手机来辅助学习。而在下文中(p. 38),同样的模式也出现在了学生对网页的使用上。

p. viagra 结论:今天的学生有意识的管理他们使用的技术,通过一些个人风格的策略和技术。学生们在不同的情况下对技术采取了区隔化的处理,而并非是完全无意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