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Unconference问答

原文链接:http://chronicle.com/blogs/wiredcampus/q-a-a-onetime-librarian-talks-about-the-unconference-movement/34434

作者:Alexandra Rice

译者:Nalsi

 “快闪族”(mob)这个词通常带有负面的意思,但是在Michelle Boule的新书《快闪统治学习》Mob Rule Learning: Camps, Unconferences, and Trashing the Talking Head)中,快闪族成为了先驱者,把疲劳不堪的参会者从传统会议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

这本书探讨了unconference运动,让读者了解到传统会议的陷阱、unconference的理念、如何规划一次unconference,以及这个运动中的案例。Boule女士,作为一名博客作者和休斯顿大学的前图书馆员,更进了一步,讨论了这个运动如何能够影响到高等教育,并且让课程变得有趣。

Boule女士在接受本杂志采访的时候详细介绍了这些观点。

问题:你写这本书的动力是什么?

回答: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在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认识到红头文件和官僚制度并不是做所有事情的方式。所以我参与了这个职业中更颠覆的一面——参加unconference这样的活动,并且寻找图书馆员不同的学习机会。这些机会并不是由专业机构创造的,而是由图书馆员为其他图书馆员创造的,来帮助我们这些第一线的图书馆员。在我参与并且策划了一些unconference之后,我意识到其实并没有很多关于unconference的信息,尤其是出版的信息。

问题:请描述一下unconference

回答:unconference可以是很多事情。在其最基本的形式,它就是一群人到一起,讨论他们都感兴趣的事情。所以这可以是他们尝试解决的问题,或者是他们讨论的话题。这和正式的会议没有本质的区别,人们来参加,然后你讨论这件事对这个屋子里的人有什么重要性。重要的是unconference是受到小组共识的驱动的。你使用小组的智慧来解决问题或者讨论议题。绝大多数unconference都以进一步的动议作为结束,比如解决了一个问题,或者是创建了一个新的任务组。

问题:它和传统的会议有什么区别?

回答:常规的会议对于主流人群来说是好的。许多人不知道unconference,所以他们不愿意参与进来。传统的会议仍然很重要,因为人们相信那个结构,人们仍然相信一个结构,那么那个结构就是有意义的。尽管我说过很多次为什么主讲人并非是学习过程中唯一有价值的人,但他们仍然是有价值的,因为他们位于我们这个职业的前端。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只能在传统会议上见到这样的高层人物。见到这些人可能是非常有力量而且激励人的,而且人们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只是我认为,能够更长久而且对你个人产生更大影响力的学习发生在unconference这样的场合中。如果我们的目的是学习和创造,那么unconference是最好的形式。

问题:在高等教育领域,你认为unconference运动未来将走向何处?

回答:群众的智慧和快闪族给高等教育带来了一个理念:我们学生的知识是有价值的,教室以外的人们的知识是有价值的,并且我们需要通过不同类型的媒体和不同类型的教学把这些知识带到课堂中来。它能够告诉我们,学生,而不仅是老师,也能够带来伟大的观点。让学生成为教学过程的一部分能够给他们归属感,让学习变得更有意义。

————————Nalsi的分割线————————

编目精灵III:图书馆编目快闪族

张左之:Unconference:颠覆传统会议模式

《【翻译】Unconference问答》上有2条评论

    1. 我基本觉得算不上,我们内容本身的构架还是太1.0了,虽然一直在努力往2的方向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