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查理斯顿会议2011:大时代的大观念

原文地址:http://www.thedigitalshift.com/2011/11/publishing-2/charleston-conference-2011-big-ideas-big-challenges/

作者:David Rapp

译者:Nalsi

-

今年的查理斯顿会议(Charleston Conference)——一个大学采访馆员和图书馆厂商的年度会议,于11月2日至5日在南卡罗来纳州查理斯顿举行——的许多报告都涉及到了一个共同的主题:当图书馆面对新的挑战,我们需要新的想法。而正如会议上的各位报告者在范围广泛的主题中所提到的,图书馆世界并不缺乏新的想法和新的观念。

野心勃勃的项目

尽管许多大学图书馆都在面临预算的缩减——这个问题也出现在本次大会的主题中:“我们必须要放弃些什么”(Something’s Gotta Give!)——许多会场的发言人却并不畏惧志存高远。实际上,一些人提到了规模宏大、野心勃勃的合作项目。

比如,斯坦福大学图书馆的图书馆员Michael Keller讨论了开发关联数据语义网,帮助读者发现快速增长的学术资源的重要性。Keller在今年夏天斯坦福大学和图书馆和信息资源委员会(Council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Resources, CLIR)主办的一个关于多国家和多机构关联数据环境的研讨会上,参与撰写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在上个月出版。(图书馆世界的关联数据项目发展迅速,就像图书馆杂志所报道的。)

美国数字公共图书馆(DPLA)在一个早上的会场上被简单讨论。哈佛大学图书馆馆长Robert Darnton介绍了这个项目,其目的在与创造一个大规模、免费获取的公共图书馆,作为一个可行而用得起的项目。这个项目实践了杰佛逊的理念:知识是公众的财产。但是他也承认,DPLA在2013年4月启动之前,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做。(在10月21日,华盛顿进行了DPLA的全体会议

另一个可能的大规模项目也在这次会议上被提到:麻省理工学院图书馆的研究主管MacKenzie Smith提到了电子“数据论文”,也就是同行评议的研究数据集出版的挑战——这样做能够让这些数据更容易的被分享。而国会图书馆的特藏部主任Mark Dimunation则号召人们要更加重视增加“隐藏的馆藏”的可获取性——大学图书馆通常会忽视大量未经处理、也没有编目的学术材料。

电子书

其他主讲人则从广泛的角度思考了图书馆所面临的问题。比如,ITHAKA【注:是一个帮助公共社区利用信息和网络技术的非营利性机构】的主席Kevin Guthrie和康奈尔大学图书馆的图书馆员Anne Kenney都提到电子书是图书馆的“现状改变者”。Kenney特别描述了HathiTrust数字典藏的发展,而康奈尔大学从去年开始合作参与了这个项目。

如果电子书能够改变现状,那么很大一部分现实正在法院中发生。比如,作家协会(Authors Guild)和其他人在9月起诉了HathiTrust以及康奈尔在内的5所大学侵犯其版权;而且还有经久未决的Google Books案,法官Denny Chin在3月份否决了和解,现在这个案例仍在审判过程中。

毫不意外的,一个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会场成为了会议上的一个核心的内容——这个论坛是去年第一次设置的。密歇根大学的Jack Bernard面对着图书馆会议上一屋子的律师评论说“我们必须要放弃一些东西”。他接下来描述了版权世界一些最新的法律进展,包括Wiley诉Kirtsaeng案,这个案例可能会影响到图书馆借出外国生产的作品的能力。

在同一个论坛上,Schiff Hardin法律公司的律师William Hannay强调了Google Books案的结果可能会对数字图书馆的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他支持高度竞争的市场:“让数字化市场百花齐放吧。”

 “放弃什么?”

在最后一天的会议上,一个发言被挑衅般的命名为“现状需要改变了”,印第安纳州瓦尔帕莱索大学(Valparaiso University)的图书馆服务主管和图书馆学教授Brad Eden毫不客气地总结了大学图书馆的现状:“我们并没有给自己压力。”

他号召听众关注创新的技术,尤其是那些不太有名的开源项目,比如Blacklight发现界面和Koha集成图书馆系统。他还说,图书馆员应该了解各自领域重要的研究——他尤其提到了最近OCLC和OhioLink合作的研究,这个研究涉及了“80/20”法则。通常人们相信80%的图书馆借阅量是由20%的馆藏完成的,但是这个研究表明实际中的比例接近80/6。

在最后的议程上,加州技术学院的Kimberly Douglas以及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图书馆馆长Melody Burton和一小群会议的死忠谈到了连续出版物不断升高的价格。

回到了会议的主题“我们必须放弃一些东西”,Burton问到:“我们要放弃什么?……预算?工作机会?还是传统的服务模式?”Burton说许多图书馆员都“非常支持变革”,但是他们怀疑“这些变革是否会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发生”。关于她在等待的“真实的改变”,她说:“是出版模式上的变化。”

Douglas说:“我们图书馆员耶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我们继续购买我们并不想买的东西……抱怨本身是不能改变这个模型的。”

    分享到:

相关日志: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