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图书馆与信息过滤一则

今天Andy Woodworth连写了两篇文章,对一个鼓吹在美国公共图书馆中进行信息过滤、防止色情内容的项目进行了批评。这个项目叫做“Safe Library Project”,是由一个叫做Morality in Media的机构建立的。

信息的自由和色情、暴力的争论似乎难舍难分。但是作为一个信息自由的重视信仰者,对我来说,Woodworth的两篇文章都很值得一读:

Agnostic, Maybe: Filtering is for Coffee Makers, Not Libraries (咖啡机才需要过滤,图书馆不需要)

我很喜欢他在这篇文章里的一个立论。当这个项目(或者其他人)试图在图书馆中屏蔽色情信息的时候,实际上并没有研究数据表明屏蔽了这些信息的图书馆会给周围的社区带来更大的好处(比如降低的犯罪率等等),所以它的主张实际上是无法证明的。

另外我很喜欢他在这篇文章里的下面两段话:

图书馆员是受宪法保护的言论和不道德之间诸多战线之一。相较于世界其他地方对于自由言论的限制,这是我们甜蜜的痛苦。而这个权利得自《第一修正案》的作者和后来的阐释者。

就我自己来说,我觉得过滤很让人讨厌。这就等于因为一个人随地乱扔垃圾就关掉了整座国家公园。我认为相比于过滤能够防止冒犯者的行动,它更多的惩罚了无辜的人,这就好比是用炮弹来打蚊子。

Agnostic, Maybe: Filtering is for Coffee Makers, Not Libraries (Part II)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澄清了两个观念:

  • 反对对色情的过滤不等于支持色情
  • 过滤软件实际上隐含了“人人有罪”的观念,它不信任每个人。但是这种观念是错的,至少有悖于图书馆的精神

再一次,作为一个“信息免费自由”的拥护者,我认为他的看法是很合理的。

    分享到: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