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编目员是如何看待RDA的

上周在待做的书堆里看到了Elaine R. Sanchez编辑的一本书:Conversations with catalogers in the 21st century。觉得很有意思就拿来看了看。这本书的作者里有很多大名字,比如为这本书作序的Michael Gorman,当然还有另外一些在邮件组里很活跃的人,比如J. McRee Elrod、Martha M. Yee和Ed Jones等等。

里面有编者写的一篇文章:RDA, AACR2, and you: what catalogers are thinking(p. 20-70)。这篇文章介绍了之前一个面向编目员的关于RDA的调查的结果。其中的一些结论很有趣,可以看出美国的编目员对于RDA的介于不确定和消极之间的态度。其中一些结果在网上也能看到(不知何故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各位可以参考:

————————

首先是被调查者的人口学分析。一共有685个人参加了这个调查。其中有91%是美国人。【被调查者中也有中国人。我当时似乎也做了这个调查,做到一半觉得它实在太长了所以没有完成。】7成被调查者是编目员或者编目主管。另外有将近一半的被调查者来自大学图书馆,将近1/4的被调查者来自公共图书馆。

调查的第6题让被调查者选出最符合他们对RDA的心情的词语。最高的几个答案如下:

  • 不确定:62%
  • 好奇:43.3%
  • 兴趣:34.3%
  • 屈从:33.5%
  • 焦虑:20.9%

其他的选项都低于20%。编目员对RDA的不确定和不了解反复出现在后续的回答中。

第7题询问了编目员对于RDA基础知识的了解程度(1-5点,1点为完全不了解,5点为精通),分别包括“RDA产生及AACR2被取代的原因”、“在非图书馆机构中使用RDA”、“使用RDA元素集”和“使用RDA词汇表”这四个内容。除了第一个内容了解和不了解基本相当之外,其他三个都是不了解的人远远多过了解的人。这或许就是各个区域性机构不断举办RDA的webinar的原因吧。

第8-11题询问了关于RDA培训的一些问题,分别是各个机构需要培训的人数、时间以及资金来源。在培训时间上,回答最多的一个选项就是不知道。作者希望这个问题能够通过培训项目的展开而得到明确。但是在资金来源上(多选题),分别有29.9%和33.1%的人选择了没有资金和资金来源未知。

资金问题还体现在第12题的回答中,这道题询问了各个图书馆将如何订阅RDA(网络产品)。36.8%的人选择了资金不明,还有17.5%的人明确说没有资金。其他的部分,分别有22.2%和24.8%的人选择了图书馆的采访经费和图书馆的维护和运营经费。

下面一部分涉及编目员对于RDA和AACR2的态度的比较。在第14题,从现实的可用性出发,有46.4%的人认为RDA对于本机构并不划算,还有将近1/4的人选择了不知道,只有6.1%的人认为是划算的。而第15题则考察了RDA所许诺的语义网和数据重复使用的未来。仍然有32.7%的人认为即便从未来考虑,RDA也是不划算的,另外有28.9%的人选择了不知道,选择是的人也只有14.8。

第17题考察了被调查者对AACR2的态度,有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即便决定使用RDA,AACR2也应该被继续维护,因为还是有机构会选择不用RDA。第22题则问到:如果AACR2不再被官方维护,你是否支持另外一个机构来维护AACR2?最多的33.9%的人选择了是,19.1的人选择了不是,另外有超过1/4的人选择了不知道。但是有趣的是,第23题询问被调查者是否愿意花一点钱来订阅被维护的AACR2和LCRI,回答是的人只有13.1%,有将近一半的人这次选了不知道。

而在18-19题,对于两个编目规则分别适合编目哪些资源,这次调查中的结果表明,人们普遍认为AACR2比较适合为传统的印刷资源(图书、连续出版物)和多媒体资源编目,而RDA则在集成的电子资源、流媒体、远程资源和网站上有优势。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蛮奇怪结果,因为根据前一段所读到的一个观点,其实很多传统资源(小说,含有丰富载体表现的专著,等)反而是很适合用RDA编目的。我个人觉得这个结果体现了编目员某种意义上的刻板印象,即AACR2是适合传统资源的,但是RDA是适合新资源的,虽然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另外,在第25题,被调查者被问到,如果LC决定完全或者部分的采用RDA,各个机构将如何做?26.2%的人选择了采用LC的数据,但是根据本地实践进行修改;21.3%的人选择完全遵照LC的实践;但也有将近1/4的人选择了不知道。

这份调查的最后一部分则讨论了和各个图书馆的ils有关的几个问题。在第27题,最多的43.2%的被调查者说他们的ils当前没办法推行FRBR模型,还有35.1%的人不知道。在第30题,绝大多数人(64.8%)的人没有听说过它们的ils厂商有推行RDA/FRBR的计划,也有18.9%的人选择了不知道。显然,ils是推行RDA另一个可能的阻碍,厂商似乎并不积极,而且图书馆也没有足够的财力和技术实力进行足够的变革。

————————

可能的结论:钱和ILS厂商(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外部机构,比如OCLC等等)的态度是大问题。现在我越来越觉得,RDA的成功或失败,和它本身是怎样的关系并不太大(当然还是有关系),但是除非现实性的障碍能够解决(最重要的可能就是网络产品的费用和尽可能多的培训),它的未来真的不算很光明。

另外一方面:增加编目员对于RDA的意义的认识,似乎也是很重要的。不过要怎样实现呢?

《读书笔记:编目员是如何看待RDA的》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