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图书馆“微博事件”之余波:图书馆和图书馆员能做什么,以及其他

前几天本博客报道了一条提及杭州图书馆的消息在新浪微博上被疯狂转载。

————

上一篇博文因为时间所限,所以很多问题都只是泛泛而谈。比如图书馆为什么需要在此时站出来,宣传自己。

对我来说,原因有两个。

首先就是图书馆作为整体在此时被放在了公众的放大镜下,这是一个机会——因为平时“图书馆”很难成为公众的话题。以首都图书馆为例,这几天在新浪微博上被提及的次数也是远远增加。图书馆当然需要趁机而入,主动的进入公众的视野。

另一方面的原因,或许更加重要的,就是人们提及我们往往是因为他们对图书馆的偏见,或者错误的理解。还是关于首都图书馆,很多人提到我们的时候都会把我们和国家图书馆弄混,或者把我们和杭州图书馆相比,认为我们是收费的、或者不开放的,等等。另外,就像在上一篇博文中所说,很多图书馆都和杭州图书馆秉持同样的理念,那么对我来说,你的理念不为人所知,显然是你图书馆宣传的问题——我们当然利用宣传,尤其是在相同平台上的反向宣传,来达到启蒙的效果。图书馆需要利用这个机会澄清公众的诸多误解,或者至少是回答他们的疑问。

————

那么图书馆和图书馆员能够做些什么呢?

对图书馆来说:

 

  • 开设微博账号【之前本人对图书馆微博账号的一个简单的收集
  • 用微博账号进行政策、业务和资源的宣传
  • 通过关注话题(比如,#首图#)和读者开展互动(可能尤其重要的是和“关键人”的互动,因为他们的影响力更大,比如昨天杭州图书馆和五岳散人的对话),或者传播关于本图书馆的消息
  • 转发提及杭图的那条微博,向读者传达你们图书馆在这方面的政策(如果你们和杭图秉持同样理念的话)

 

对图书馆员来说,你当然可以和图书馆做同样的事情,但是日常性的向你的关注者澄清单个图书馆和图书馆作为整体的事实也是你每天都可以做的、而且是很简单的事情。

————

我们图书馆在回应读者的时候发了这么一段话

在公共图书馆界,这是心照不宣的基本理念,就像过马路要走斑马线一样属于常识范畴,本无可稀奇。很多图书馆都在如此默默地为大家服务。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机构做PR的一种相当严重的错误。你做的事情,当然需要让所有人知道。因为一方面会有更多的可能有兴趣的人来关注你,或者使用你的服务,这可能正好解决了他们的需求;另一方面,当然有更多的人关注你,了解你。大声说出来是双赢的一件事。

正好看到互联网那点事上发的一篇文章:一条微博引发的分析:如何让微博得到广泛传播。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讨论的起点

————

转发超平老师在这件事之后的几条微博:

今晚给树青打电话,告知围脖上对他的火爆围观,他说今晚突然接到几个记者的电话要求采访他,他都拒绝了,他对我说,受到关注虽然是好事,但同时也把杭图再次推到风口浪尖上。。。”(1.19 00:23)

昨天接受了《今日早报》采访。说了几点:1. 褚树青这个立场是一个公共图书馆馆长起码的立场,它代表着这个职业基本的正义;2. 业内很多馆长都有这个立场,比如首图倪晓健馆长也说过“儒者丐者一概欢迎“;3. 为什么网民对此表现出如此大的关注和那么高的评价?说明社会对这个理念的倡导的长期缺失。”(1.20 10:22)

昨天晚上跟褚树青通了短信,他说昨天白天纠缠他的媒体很多,他希望冷处理这事。大概只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表达了两个意思:1. 国内很多馆长都有这个理念;2. 上级领导也有这个理念。”(1.20 10:22)

————

在本人上一篇日志在书社会的页面下,有很多有趣的讨论。很多图书馆员其实都对允许乞丐进入图书馆是不是侵犯了更多人的利益,或者如果在一部分的利益和另一部分人的利益之间权衡这样的问题表示了疑问。

对我来说,这个问题只是整个事件能够引发的一个思考(虽然就这个问题本身而言,我仍然强烈的支持杭州图书馆馆长的意见)。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宣传,而且需要立即开始宣传。

————

附:书社会上的几篇日志

Nalsi: 一条微博的思考——图书馆员,联起手来,宣传我们的事业吧

明知故问(超平): 关于褚树青被火爆围观

图林老姜:杭图向乞丐开放遭投诉,馆长回应火围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