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参会记·联编会第二天

今天是联编会的最后一天议程。

早上开始是昨天下午讨论的汇报,内容本身没有太大意思。做了两件事:试用了本人Nexus One作为wifi热点的功能,很成功;然后近距离的(一整个上午都在)观察了一下编目员这种人,作为对于前日精灵老师问题的回答。

对我来说传统的编目员基本上可以和以下三个概念划上近似于的等号:保守;过分重视实际工作;完美控&细节控(当然,这三点其实都并无褒义或者贬义,如果你觉得有,那我我只能说你想太多了)。广东中山图书馆的美女馆长介绍了昨天她们组讨论中,一个编目员大声疾呼:“不要抛弃6字段。”让人忍俊不禁。

比较有意思的一件事是有人透露,山东省已经建立了省内的联合目录,包括公共、社科、农科等领域的机构(并将在将来容纳大学图书馆的资源),现在已经有100万条数据。他们还建立了地方文献的目录(在同一个界面下),现在有5万条数据。

另外,当然昨天本人所在的小组也有人提到,当前套录过于容易,因此编目员的水平越来越低了。这两件事这件果然存在如此明确的联系么?很想辩证一下。

第二部分是索晶同学继续昨天的系统演示。感想之一是,把国图的新系统和OCLC的系统联系起来是很自然的想法。比较二者在一些事项上的差别可能是很有趣的,比如一些特殊字段的规定(尤其是049字段);然后,我很期待国图的UCS能够做出像worldcat local一样的服务,那将是很有趣的事情,也会为许多图书馆解决ILSOPAC的问题吧。

会上做了几个任务的演示,过程多少有些不够精细。不过据说后续会有更加正式的培训,所以显然不是问题。

然后是国家联编中心的总校对(我很爱这个称呼)万爱雯做去年数据的质量分析。这一部分应该是整个大会分贝最大的一部分,和我之上对于我心目中编目员特质的分析遥相辉映。

最后是顾主任的总结发言,谈到了如下几件我觉得有趣的事情。(希望没有触碰到顾主任所说的“家里人”的界限)

虽然有很大困难,但是联编中心会坚持公益性的取向。

随着新系统的投入使用,传统的数据传播方式可能也会发生变化,因为传统的方式(光盘,以及?)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数据外泄。

他还提到了国图和Calis规则差异的问题。一方面他认为这两方的规则显然存在一些差异。最近即将提出的著录和标目细则(著录细则的征求意见稿已经有了)希望能解决这些问题——后者的改变可能会导致规范制作方式上的变化。(VIAF会不会是一种解决的方式,不追求当前层面上的统一,而在更大的层面上追求整合?)随着前几年UNIMARC书目数据和规范数据的格式都推出了新版本,CNMARC格式也在修订中(分别建立了规范组——flybabywl同学),新的修订工作中有双方的人员加入,也是希望能够解决这一问题。

下午去参观华丽丽的南京图书馆。用钱堆出来的图书馆,有很多很有趣的设计,比如很方便的布线,还有书架上随处可见的抽拉式的挡板,方便上书员放书,也方便读者放书。古籍书库无比豪华。采编在地下二层,不见天日。能我想起来把照片从手机里导出来再上照片。

今天南京阴雨,有点冷,忘了带长袖,正在考虑是不是去买一件。有点累了。不过下一个会更加精彩,期待。明天多半去南京博物院。而且要干活了,否则预定的安排可能要做不完了。报告完毕。

 

————

 

联编会第一天

报到日

开场

 

《南京参会记·联编会第二天》有1个想法

  1. 我很赞同你对编目员特质的分析。但“保守”不太苟同。我接触的很多编目员思想都是很活跃的。所谓“保守”,可能更多的拘泥于编目规则,但实际上我们更知道“编目的原则”,只是在一个系统中为了操作、执行上的方便不得不“保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