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参会记·联编会第一天

早上8:00开始开会,在华丽的南图。距离宾馆步行只有10分钟。

开场是领导讲话。陈力馆长提到了三个问题:

  • 不断增长的资源(不断增长的出版业、少儿资源和特种资源)对于编目工作的冲击
  • 虚拟资源对于编目工作的冲击(国图引进了metalib,但是使用状况不理想)
  • 当前编目工作在整体图书馆事业中的位置。(主讲人认为编目员是培养图书馆人才的地方,编目技术是图书馆员的一项基本技能)

下面是顾犇主任的联编中心年度工作报告,以下是去年的一些数字和工作:

  • 至2010.5,成员馆724家,数据用户1171个,14个分中心
  • 2009年,数据下载245万余,上传17万条(开始包括学位论文数据——两个数字的不对称),30家上传馆(增加8家,包括首图)
  • 数据质量控制:5家图书馆定期反馈;质量控制小组的设想
  • 业务培训:
  • 分中心工作:至2010年3月,11个省级分中心发展用户594家;制定分中心各种工作章程和细则(有必要么?)

在他提到今年的工作重点中,最重要的事情可能就是,随着引进了Ex Libris的新的联编系统,国图开始试图建立“全国范围内的联合目录”——各馆可以上载馆藏信息,想象一样Worldcat吧。当然这个议题其实就是本次会议最重要的一个议题。另外两件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事情包括:

  • 修订中文普通图书著录细则
  • 拓展港台图书的数据上传工作

 

接下来Ex Libris的一位同学和国图采编部的索晶同学开始介绍新的联编系统(Union Cataloging System, UCS)。本人之前完全没接触过联编这件事,所以听的注意力非常分散。以下是官方提供的新系统的特点:

  • c/s and b/s两种模式
  • 基于Oracle数据库
  • 面向读者的界面提供各种OPAC2.0功能
  • 支持多种格式:两种MARC格式,DC以及一种自定义格式
  • 支持多语种
  • 开放底层数据结构
  • 提供国家图书馆的规范控制:名称、主题
  • 批处理服务
  • Z39.50协议
  • 可扩展性:提供若干个API

 

在结构上,UCS分为三个部分:

  • GUI client:是联编系统中编目的部分,它的一些特点如下:
  1. 支持多种书目格式
  2. 数据自动核查功能
  3. 部分字段的自动生成功能
  4. 规范控制
  5. 用户自定义的索引和检索点配置
  6. Z39.50的下载和上传
  7. UTF-8(小语种字符集)
  • Web app:专门负责数据的批上传、下载并提供统计报表
  • Web opac:是面向读者的界面,包括各种主流的OPAC2.0的功能

另外,UCS还提供了两个第三方的服务(?),一个是曾经丹诚开发的dp2的Z39.50软件,另外一个是叫做x-service的服务(如同名字,这个服务很神秘),根据索晶同学的描述,这个服务负责在异构ILS中向联编中心上载数据,是一个基于xml的服务。

像其他服务一样,UCS也设定了一些本地的字段来实现一定的功能。比如:

  • 049:成员馆控制号字段,相当于MARC 21中的035字段(新的系统可以根据用户馆系统中的049|b进行定期的质量追踪,每当数据有了最新的更新,可以及时反馈给用户馆)
  • 文献类型字段:200|b, 245|k (未来成员馆可能会有文献类型上的控制,某些图书馆只能上传、下载某些类型的数据)
  • COP字段:版权保护字段(在版权保护期限内,其他成员馆无法下载该数据)
  • 910字段:馆藏字段:|l和|n连接到opac中显示的馆藏信息
  • QUA字段:书目状态字段。N为预编数据、Y为待审数据;A为正式数据。每一个状态都有一定的判断标志和处理的流程。
  • ……

这个系统在另外两方面和之前的系统构成对比。一方面是编目权限等级的设定(主要是针对数据的上载)。新的编目权限等级据说来自于Aleph系统中catalog level的设定。等级包括0-60,联编中心的总校对老师是最高级的60,其余递减,每一级机构分配10个等级(比如分中心的编目员是31-40、上传馆的编目员是21-30;在每一级机构留下10个等级是为了便于机构内部的分级)。在不涉及到横向关系上,等级高的人可以修改等级低的人的编目数据,反之则不行。

另外一件事就是在用户馆上传、下载数据的流程上有了较大的不同。

在传统上,用户馆现在本地的系统上编制书目数据,然后提取ISO2709格式的数据上传给联编中心。新的系统有四种上载的模式(自动生成049字段):

  • GUI的联机操作
  • GUI的批处理操作
  • Web app的批处理操作
  • Z39.50

 

新系统还提供了5种书目下载的方式:

  • GUI的联机下载
  • GUI的批处理操作
  • Web opac的下载
  • Web app的批处理操作
  • Z39.50

(细节如果有问题的欢迎指正……)

总之听完上午的部分是又冷(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又饿又困。然后中午吃过饭,下午1点去参加分组讨论,到了会场发现关着灯,然后拿出会议日程一看,是两点开始。然后两点过去,下午的活动正式开始。索晶同学在我们屋,于是他成了会议的核心(索晶同学的回答问题时间)。

联编大省浙江和辽宁问到了有趣的问题。以浙江省为例,作为省级分中心,它们需要为本地的成员馆提供数据,因而它们下载的数据并不等于浙江省图书馆的馆藏;另外一方面,它们会根据书店的样书预先编制数据,因而它们上载的数据也不代表它们的馆藏。所以浙江省图书馆的代表就提问:“全国联合目录”的界限到哪里?省市一级么?而且,这件事也说明了书目和馆藏数据在实际上是分离的。另外一方面,这件事也反映了一整天我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全国联编中心和地方分中心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后者是否真的有必要存在?(显然有或者没有必要都是有道理的,对于正方来说,国家图书馆如果直接和全国各地的图书馆打交道,它们一定会被累死,而且肯定没办法很好的满足各地的需求;但是另一方面,当前的构架让“全国联编中心”恐怕就变成了一个中央化的空架子,就像这个案例说的,所谓全国不过是各个省的省会而已。)

不考虑后面一个问题,索晶同学给出的答复有两个,一方面是制定更灵活的审校政策,地方的上传馆直接给全国共享目录上传数据,但是由各个省份中心来做第一步的审校。并且采用更灵活的上传下载方式。

最后有一个老师提到的问题是,联合目录应该从本馆的一般性资源开始做起,还是从本馆的特殊资源开始做起。显然后者是更有意义的,但是也是更不好做的。这件事也很有意思。

本人本着高度务虚的精神把这个联合目录比做了OCLC的Worldcat,当然当下的发展虽然迟缓,也是很振奋人心的。那么不知道国图是否有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比如云计算,或者至少是FRBR化。索晶同学不出所料的回答没有。对我来说,我觉得后面一个问题在中文世界的实现是很值得期待的,前者更是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所以虽然务虚,但也是积极的。

晚上去秦淮河边吃饭。回来的路上发生了把我雷焦了的事情,五雷轰顶。(p.s.本人现在在星巴克用隔壁咖啡馆的wifi账号上网……)

————

报到日

开场

 

《南京参会记·联编会第一天》有1个想法

  1. aleph系统还是挺强大的 哈哈
    系统方面的问题要有我知道的
    下次我们活动的时候可以交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