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Remember OPAC Suckiness

原文链接:http://blogs.talis.com/panlibus/archives/2009/09/remember-opac-suckiness.php

作者:Richard Wallis

译者:Nalsi

 

大概是三年以前,这个概念非常流行。Karen Schneider甚至在ALA TechSource博客上写了三篇系列博文探讨OPAC是怎样烂透了的,在这些文章中,她列出了OPAC的糟糕之处以及它需要改进的功能。Karen并不是一个人,Jennifer Macaulay2006年的这篇博客提醒了我们这一点。


你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又想起这件事。我正在准备一个发言的内容,然后我注意到我正在截屏的两个网站竟然如此不同。第一个网站是一个传统的网站,它比其它任何网站都更能提醒我们,图书馆远远的落在了其它网站的后面。如果Amazon像我们传统的OPAC一样糟糕用一个有趣的外观接通了Amazon.com网络服务,这个网站是由加利福尼亚大学的David Walker建立的,它的意图是让这个众人皆知的网络书商看上去一直拥有我们图书馆系统的样子。直到最近,这个界面都运作良好。不幸的是,Amazon的网络服务最近有了变化,这个网站在点击几次之后就有问题了。(如果你关注David,你知道他想不想修复这个网站?)


苏格兰皇家音乐戏剧学院RSAMD)最近推出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界面,我正在比较这两个界面。比较这两个界面,我们就会知道OPAC(如果我们还应该使用这个名字),以及更重要的,图书馆员改进OPAC的抱负,在过去几年有了长足的进步。

我们已经到达彼岸了么?研究Karen2006年的列表,你会发现上面的许多事项都已经是所谓的下一代OPAC的标准了,比如说相关度排序、拼写建议或者分面检索,所以我们正在路上。就像在RSAMD的界面上看到的那样,图书馆搜索的界面现在已经能够位居整个网络上最好的网站之列了。

当然我们还有进步的空间,但是我们现在是否还需要关注一个目标网站,图书馆的目录就建立在这个网站上,或者我们视野要更加开阔,研究整体图书馆在网络上的表现如何成为整体网络的一个组成部分。我的答案是二者得兼。赏心悦目的目录界面应当成为我们的常规,而不是供我们欣赏或者研究的特例。而且,无缝的传送图书馆服务,让这些服务成为我们读者网络体验的一部分,这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

我不知道三年后,我又会看到怎样的对比……

————

译者按:我没有作者那么自信,无论如何。也许从局部来看,某些OPAC确实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现在仍然有很多OPAC停留在n年前的状况中。

但是作者的结论确实是没错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