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FRBR和FRBR化

原文地址:http://managemetadata.org/blog/2009/07/18/frbr-vs-frbr-ization/
作者:Diane Hillmann

译者:Nalsi

————

在芝加哥举行的ALA年会一团乱——我做了三个主题发言(如果时间允许,我希望能谈论一下它们并且提供地址)。但是我参加了“MARC的未来”的特别小组,然后在星期五的第一个主题发言上说漏了嘴,这件事情就一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LC的Rebecca Guenther谈到了他们让MARC与时俱进的努力,OCLC的Ted Fons从“Big O”(感谢Karen Schneider发明了这个绝妙的名号!)的角度谈到了相似的话题。这两个发言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想要用“FRBR化”的视角重组MARC数据,他们觉得这么做是让FRBR实现其价值的全部方式。我争辩到情况并非如此,而且我越思考这件事我就越相信:FRBR化和使用RDA中的FRBR模型不是一回事。

 

我的观点部分来自于,RDA和MARC的语义是截然不同的(不是句法,人们通常都会谈到句法)。RDA包含丰富的关系词汇表,能够在书目著录中使用,这是人们最为忽视的一件事。把RDA看作是文本的指南或者是一系列规则的绝大部分人都忽视了这一点,因为关系词汇表出现在附录中,但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把附录看作是随便哪本书中最重要的部分。但是想想吧:在RDA词汇表中,每一个关系都有一个标识符,每一个关系都是一个等级体系的一部分,这让我们能够在不同等级上表达书目的关系,而且能够让我们使用这些关系在书目之间进行导航,而不必深入数据,去解释我们在MARC数据中出于相同目的所使用的文字附注到底是什么意思。比如说,我们要说“资源X”是“资源Y”的一个缩略本(以及,“资源Y”有一个缩略版本“资源X”),使用RDA我们就能让系统清楚的把这句话表达给读者。任何人需要应用或者解释关系,关系都是独特的、经过标识的以及清楚界定的。

 

相反,FRBR化只能通过MARC到FRBR(或者RDA)的映射揭示出我们能够揭示的东西,最多也就是FRBR第一组实体之间的关系。相对于RDA表示的
关系,实际中的关系要多得多。你可以说这些关系并不是FRBR中必须的,但是如果我们把它们看作是作品、内容表达、载体表现、单件的“垂直关系”中的“水平关系”,我们就有可能用FRBR来思考我们的世界,我们其实是用得上这些关系的。

 

想到RDA的“测试”机构,这是让我头疼的一个问题。难道RDA非要塞到MARC里我们才会用它么?我们就不能学着把MARC看作是一种失真的输出格式,开
始使用其他的方式来表达关系,好让我们维护更广阔的数据世界中的一些更加重要的功能和可信度么?Jennifer Bowen和eXtensible Catalog的家伙们把MARC转换到RDA的时候发现(详细情况,请看我对于Jennifer的论文写的帖子),这么做较之于其他的方式,涉及到一些截然不同的问题。[顺便说,XC项目无所不在。加油,Jennifer!]

 

越来越多的零售商开始转向RDA模板,开始构建基于RDA的应用,而不是试图把MARC转换成一些会被误认作RDA的东西。我们要不得不接受,就像任何其他的元数据映射一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且来了之后也就再也回不去了。

 

Registry已经注册了其中一些关系(看“RDA Roles”中FRBR第一组实体和第二组实体之间的关系,以及“RDA Relationships for Works, Expressions, Manifestations, Items”中RDA第一组实体之间的关系),但是我们要知道它们并不是最终的版本。我还没有得到最后修改的信息来进行这些更新,得到这些信息之后我会立刻宣布的。

《【翻译】FRBR和FRBR化》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