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变革来自于民俗

变革来自于民俗

Posted on 01/16/2006 at 05:38:39 PM by Karen G.
Schneider 

 

Teresa的博客介绍了北卡州立大学(NCSU)的图书馆目录,我激动的读完了这篇文章。这个成就是集成图书馆系统发展的重要一步,而且NCSU
的图书馆目录结合了检索和浏览、还结合了强大的搜索引擎,无声的谴责了绝大多数图书馆花了大价钱才买到的图书馆系统,这些系统可悲的笨拙,我们因为不知道
目录可以设计得更好,当初才买了这些系统。

 

至高的存在啊,我们在你面前下跪

绝大多数集成图书馆系统都跟不上搜索引擎的哪怕是最初级的发展:相关度排序、拼写检查、联想搜索(自动断词)还有灵活的选择项,这件事让人惊讶。而图书馆没
有进行创新的原因就是:我们不知道这个专业的领先者,所以我们就不能跟上潮流,并且使用工具来实现用户们所期望的功能。只要我们能够发动图书馆!“安德鲁老大”(Sir
Andrew——即Andrew
Pace
)有一个绝妙的圈子。但是我颤抖着说这句话,因为安德鲁是一个伟人,我在许多会议上都不得不坐在他的旁边——但是NCSU的图书馆目录尽管已经如此之好了,它仍然有很多旧时的限制。

 

第一个限制就是这个目录依赖于美国国会图书馆的主题词表(LCSH),把这个主题词表作为主题检索的结构。他们处理主题词表的方法我很喜欢——把LCSH的链接作为关键词搜索来处理——但是这仍然是LCSH呀,所以这就仍然是一个让人费解的语言,应用起来代价很大,而且这些主题词对于他所谈论的单件来说,要么太宽泛了、要么就太狭窄了。我把LCSH看作是一个单件级别(item-level)的语言,而网络上的绝大多数词汇表——就是图书馆的用户
和编目相抵触的地方——根据的都是收藏级别(collection-level)的语言。你的典型的Flickr的收藏比起绝大多数根据LCSH所组织的
单件都得到了更为精确的描述,单就LCSH的术语来说,我从没听说任何一个图书馆的用户想要一本“烹调术”(cookery)的书。

 

在这儿,猪,猪!

 

NCSU图书馆联机目录的团队就是在用现有的东西在工作,而且包括了一些加强“根据LCSH检索”的熟练的操作,但是作为一种检索的语言,LCSH意味着猪仍然穿着那件衣服。

 

NCSU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它的链接目录仍然是索引,还不是全文检索的搜索引擎。图书馆的用户——尤其是不太熟悉之前的技术的年轻用户——使用图书馆的工具(比如图书馆主页以及联机编目),期望得到像Google、Amazon、A9、AskJeeves、Technorati、Google图书搜索这些全文检索工具已经提供的功能,而成千上万的其他全文搜索的工具都能迅速满足他们的需要。

 

但是图书馆的应用——也包括NCSU的目录——仍然遵循过去用户行为的概念模型,这还是在过去的卡片目录时代的用户行为模式。用户们现在想要全文,但是我们给他们元数据。他们说我们的工具是残缺不全的,他们是对的。

 

我并不是要低估NCSU对于改进目录的巨大成就。我是想说我们刚刚才理解,我们要做什么才能重新思考21世纪的书目检索和书目控制。但是即便是我们理解了我们要做什么——我相信Andrew几乎比图书馆界的其他人都更理解图书馆目录的不足——我们需要更多、更快的工具才能实现变革。


骑士来临

 

幸运的是,本周也出现了一份会深刻影响到图书馆界的报告。我对于UC报告的唯一的抱怨就是,这是一份极大无比的pdf文件,如果要在网络上阅读和讨论,简单的HTML格式会更有用。

 

但是我不能抱怨。这份报告提到了问题、信念甚至于基于事实的数据,我们中的许多人在大声疾呼图书馆目录彻底不能满足用户们的需要,这些事情是我们这些人都已经很熟悉了。

 

在对于“BSTF”的早期分析中,我最喜欢的文章来自于Lorcan Dempsey,他的博客Lorcan Dempsey’s
weblog
富有魅力,他曾经在这里写过一篇长文
(这篇文章我评论过两次了)。但是我希望能成为第一个评论UC报告的人,这份报告中最要的部分是它指出,重要的是满足用户和他们的需求,而不是固守图书馆员和他们长期以来的实践和习惯。

 

Fiddling with Em Dashes While Cyberspace Burns

 

BSTF相当激进,毫无保留。“在过去的十年间,网络搜索在各处都变得更加简单、更加有效,只有图书馆编目是个例外。”它说,继而引用了“BSTF诵歌”:“用户们想要立刻得到满足。”

 

我惊讶:学术机构起草的报告真的需要提到“满足用户的需要”么?我读这份报告的时候还惊讶了好几次。

 

BSTF
说,图书馆系统已经落后于Amazon、Google和iTunes了,它强烈批评提供“破碎的系统来让人们检索出版的信息”的做法,它举出了全文检索的
例子,它还说传统的采编流程不足以满足用户们的需求,而且入不敷出。BSTF颠覆了传统。报告建议:“考虑只在名称、统一题名、日期和地点使用受控的词
表,放弃为书目数据的主题词使用受控的词表(比如LCSH和MeSH)。”

 

至少就传统的学术标准看来,BSTF是期待标签和民俗分类法的:“我们将继续关注当前对于社会标签、民俗分类法或者相关内容的试验,如果能够证明它们是有价值的,我们会考虑添加这些功能。”

 

对于我们创造元数据所花费的钱和时间:“除了图书馆员自己创造的资源描述,我们也可以从经销商和出版商那里获得元数据,或者从数据中自动生成,或者由用户来
创造……图书馆员创造源数据的费用高得惊人,所以我们应该只把这种源数据用在对于目前以及未来的研究确实有价值的地方。”

 

“证明有价值”这个说法应当刻在石头上,搬到ALA仲冬会议的会场上。这个说法隐含了UC未曾明说的看法,当前一些重要的图书馆的做法既不是由事实推动的,
也并不符合网络环境的逻辑。但是这份报告里的内容比这多得多,从反思怎样著录丛编到号召目录实现FRBR化,不一而足。(果壳中的FRBR:一本相同的
书,我们不应该给读者提供两条数据,这样他们会迷惑)我们应当公开我们的元数据——而且,我们也不要受到它的限制。

 

 

在我们这样分化的世界里,目录应当支持所有的语言(或者,如一些人所说的“非罗马文字”)。应当整合你的资源,不应该把有限的资金分散用在几个重复的图书馆系统上。应当把钱花在内容以及用户的成果上,不应该把钱花在19世纪发展起来的死了的树状目录上。应当努力发展一个搜索框的目录。这个报告中最重要的内容是:我们应当变革,而且我们应当迅速开始变革。我们已经承担不起我们旧有的实践了。

 

我最喜欢BSTF的一点就是,它认为用户才不笨。实际上,用户相当聪明,而且也不会责备图书馆搜索的缺点。大略上,图书馆和信息科学都没能从用户中心的角度分析并试图解决其本身工具的限制。但是这个团队是用户的英雄,于是写出了这份勇敢的报告。

 

————

 

译者的话:UC的报告是我近期读到的最让人激动的东西之一……所以找到了这篇文章来翻译一下。不过这篇文章,包括OPAC2.0,已经过去三年了……

 

 

《【翻译】变革来自于民俗》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