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FRBR中的功能

链接地址:http://celeripedean.wordpress.com/2009/04/04/function-in-the-fuctional-requirements-for-bibliographic-records/

作者:Jennifer Eustis

译者:Nalsi

————

直到最近,FRBR这个题目,尤其是题目里的“功能”这个词都没能吸引我,让我觉得不是信息组织和编目工作的视角上的什么重要变化。我最近浏览了FRBR的
很多讨论,于是我改变了看法。我读到关于FRBR的模型是怎样不同于AACR2背后所隐含的理论模型的讨论。AACR2这个内容标准依赖于强制性的格式,FRBR有别于斯,它构建于功能之上。

 

第一次考虑起FRBR和AACR2背后所隐含的理论之间差别的时候,我把问题简单的看作是格式与功能之间的差别。但是我就FRBR提出了几个简单的问题,重新评估了这种两分法。

 

我的第一个问题关注功能以及功能对FRBR意味着什么。根据用户的不同任务,书目数据也承担几种不同的功能。请记住,根据FRBR,用户涵盖的范围很广,从
图书馆的赞助者到图书馆员。FRBR界定的用户任务包括:找到资源、识别一种特定的资源,选择资源,获取资源。我用的“资源”这个词的含义非常宽泛,资源
并不仅仅意味着一个单件,它还包括作品、内容表达或者载体表现(FRBR的第一组实体)。我们知道这点之后,书目数据就必须能够起到功能,来让读者能够轻
易找到、识别、选择以及/或者获取到资源。换句话说,书目数据必须具备最基本的功能性。这需要书目记录以更自然的语言来表达,以便任何用户都能够理解记录
的背景。而它的背景也处于更加复杂的相连数据(linked
data)之中,好让用户能够了解一条记录和其他相关资源之间的联系。书目数据需要更好的预估读者怎样看待并且使用信息,尤其是在数字的环境中,这把我们
带回到相连数据,以及数据和信息之间富有意义的关系上。

 

我的第二个问题关注的是功能性是否真的能够让它自己和格式区分开。如果用户需要找到一个特定格式的资源,书目数据应该具备最低等级的功能性,好向用户提供该
信息。实际上FRBR的解释是,书目数据所起到的功能是基于许多种文献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都知道,用户想要找到不同格式所呈现的不同类型的资源。


本研究还力争在文献、载体与格式所覆盖的范围方面完整无缺。研究组查阅了各种资料,这些资料确认的数据涉及文字、地图、视听、图形和立体资料;涉及纸质、胶片、磁带与光学载体;还涉及声学、电学、数字与光学记录方式。(第4页)

 

在这种意义上,功能超过格式,因为它提出了信息组织的概念等级。但是这二者并没有分开,格式是基于用户任务的书目记录功能的表达。

 

因此,区分格式和功能是在误导我们。实际上,视角的变化在于单件的编目以及组织语境化以及相联系的数据之间的差别。FRBR引入了working
with data的观念,这种观念适合于数据记录的关系的框架,因为无论是满足任何用户任务,它都起到了核心的作用。

 

如果数据能够和其他数据产生越来越多的关联,这就能够帮助我们丰富继而改善书目数据的功能性。正是在这个意义上,William
Denton和Jodi Schneider谈到了FRBR实体之间的强关系和弱关系。这也把我们导向了Tim
Berners-Lee所讨论的“关联数据”的理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