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思考链接

原文地址:http://kcoyle.blogspot.com/2008/09/thinking-about-linking.html

作者:Karen Coyle

译者:Nalsi

————

我前一篇日志谈到了“可提供性”(affordances),我总结出两种元数据的连接,内在元数据连接和交互元数据连接。我感觉这里非常混乱(其中一些混乱就是本人造成的),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分解一下头脑中的垃圾,在这个领域内开始一次新的对话,看看我们是否能够得出一些结论。

 

根据RDA所包含的FRBR,存在一种“基于关系/实体的模型”(relational/object-oriented
model
)。我对这个东西有一些基本的质疑,因为我觉得基于关系的模型和基于实体的模型是非常不同的。这个关系/实体的概念会让我愣下神——一些东西听上去是有意义的,但是我无法理解它的意义。所以我决定把它看作是在一条书目数据内部的一组关系。

 

FRBR/RDA的模型中存在着实体:作品、内容表达、载体表现、单价(WEMI),还有个人、团体、概念、实物、事件和地点。有趣之处是所有这些实体都不是单独存在的。这是一个互相依赖的实体群,不是单独的数据的集合。这让我们难以想象,因为今天的模型实际上是由单独的书目数据和规范数据(包括名称和主体)组成的。但是书目数据包含来自规范数据的标目,所以书目数据本身是完整的,这个事实扭曲了我们的看法。规范数据,即便是名称规范数据,实际上是受控词汇表。这些词汇表有助于书目描述,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实体本身以及实体之间的连接都能得到表达。

 

而且,我们需要决定数据的定义是什么。一个人要描述一部作品,他必须描述其创造者,那么看上去作品个人(或者团体)都必须是同一条数据的组成部分。否则,这条数据就不能独立存在。所以,数据中包含了个人意味着什么,而这个实体又出现在哪里呢?或者,一个不确定的连接指向这个(假想的)实体是否足以让这条书目数据变得完整?换言之,如果这条书目数据(它是作品的一部分)有一个连接指向一个存在于别处的个人,这条书目数据是否完整?

 

注:我重新读了FRBRFRANAR中论述实体个人的部分。FRBR中只在个人这一部分只提到“人名标目”,而FRANAR的实体个人则有许多其他的元素。这和我们对于个人名称字段和个人规范数据的分别是相同的。

 

书目实体之间还存在其它类型的关系。在我看来,一共有两种关系:独立的和从属的。从属的关系出现在WEMI实体之间,这些实体本身都不是完整的。实际上,我把WEMI看成是存在相互依赖的各个部分的单一实体。(我承认,这是当前图书馆编目的看法,一条扁平的数据包含了同时存在于单一实物之上的所有书目等级的信息)

 

需要指出的是,在图书馆编目数据的意义上我把WEMI看作是单一的实体。这个实体的不同等级对于它自身来说是有意义的。比如说,一部文学批评通常指的是一部作品,或者是内容表达。出版商或者书店的广告提到的是载体表现。图书馆识别并流通单件,古书商人处理的基本上都是单件。

 

独立的关系即不同书目实体之间的关系:

作品作品:两部作品相互映射或相互参照(被引用,引用,一部作品根据另一部作品而来,比如戏仿或续编)

整体部分:一部作品包含在另一部作品之中(文章和杂志,章节和书,卷册和丛编)

单件单件:所有类型的复制

 

在更大的程度上,这些关系都可以表达为属性,isCreatorOf, isExpressionOf,
isCitedBy
。但是存在两种关系的念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如果在元数据的记录中没有这种关系就会出现空白的关系,以及书目项目之间的关系。我惊讶于复杂实体内部及其之间的连接。比如,请想象一条书目数据连接了储存在SKOS格式中的主题词汇。这条SKOS记录中有许多字段都是关于preferred and alternate
headings
(忘了规范的翻译是什么了)、概念、向广义词语和狭义词语的连接,以及所以这些在各种语言中的表现形式的。如果书目记录中的属性具有“该词汇在法语中的定义”又会如何呢?它会连接到哪里?或者它只能够指向作为整体的词汇表?

 

《【翻译】思考链接》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