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柯论图书馆

Umberto
Eco是本人最喜欢的作家之一,近日重读他写的一本随笔集(是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系列小品的集合)
《带着鲑鱼去旅行》,内中讽刺到了很多东西,图书馆也未能幸免于难。

 

看完这本书很是开心也颇有收获,特地把那篇文章的全文打了出来,引大家一笑,并希望能带来一些思考。

 

————


《天下图书馆一般黑》

一、各类图书目录都必须分开存放,越分散越好。必须尽心尽力将书籍目录与期刊目录分开,这两种目录都必须远离主题分类目录;同样的,新到图书必须与旧书远远分开。可能的话,这两种目录的字句拼法最好不一样。例如,旧有图书里的“poama”一字,新到图书应拼成“peama”。新书里的柴科夫斯基应按照国会图书系统拼写成“Chaikovski”,而就有目录仍循旧拼法“Tchaikovsky”。

二、主题应由图书馆管理员决定。书的归类绝对不可迎合版权页上显示的内容主题类别。

三、图书编号应无法解读,而且要尽可能复杂,以便任何人填写借书单时,最后一行的号码都填不下,因此假设它们不重要。然后柜台服务员会把单子退还给他,警告他一定得照规矩填写。

四、申请借阅到取得书籍的时间,拖得越久越好。

五、每次只出借一本书。

六、借阅单按照规定填妥后,由柜台人员借出的书,不准带进参考室阅读,然后使用者就必须把工作拆成两部分:一半是阅读,一半用来查参考书。图书馆必须打击一切混淆两者的人以及同时阅读数本书的企图,免得读者患斜眼。

七、在可能的范围之内,尽量不提供复印机;若不幸这种机器业已存在,使用它也应极端耗时费力,收费应当比附近任何一家复印小店都贵,而且每次最多只许复印两三张。

八、图书馆员应该把读者视为浪费宝贵光阴(要不然馆员本来可以专心工作)的无赖,而且个个都可能是小偷。

九、参考室管理员的办公室必须是攻不破的。

十、刁难借书行为。

十一、绝不协助民众向其他图书馆代办借阅,或最起码得花好几个月。不管如何,最理想的流程应是确保读者无从得知其他图书馆的藏书内容。

十二、基于这一政策,偷书应该非常容易。

十三、开放时间必须与当地上班时间完全重叠,这乃是基于先见之明,与工会与商会负责人磋商的结果;周六、周日、晚间与午餐时间都闭馆,自是不在话下。图书馆最大的敌人就是打工的学生;它最好的朋友是托马斯·杰弗逊之类,自备大量私人藏书不需要上公立图书馆的人(但他们死后,却很可能把所有的书都捐给图书馆)。

十四、任何情况下,图书馆内部都绝无可能找到提供饮食处;同时,若不先把借用的书籍全部归还,也绝无可能离开图书馆去觅食,因此,一杯咖啡下肚后,读书人又得重填申请单,重复借书的过程。

十五、任何人在任何一天,都绝无可能找到前一天使用过的书。

十六、绝无可能得知目前借出的书是在谁的手上。

十七、若有可能,不设厕所。

十八、理想状况下,民工应该进不了图书馆。如果不小心被他闯进来,而且根据1789年的原则,据理力争自己那份并未得到社会大众认同的权利,他也绝无可能获准进入书库圣殿——充其量只允许很快地看一眼参考书架。

机密附注:所有馆员都必须有某种身体残疾,因为国家机关有义务为残障公民提供工作机会(消防队正考虑跟进采用这一原则)。说得更明白点,图书馆员必须跛脚,以延长接过借书单,走进地下书库,再走回来的时间。对于有必要借助梯子,爬到离地8英尺高的书架上取书的独臂人员,应加装义肢以考虑安全。双臂都残缺的工作人员应用牙齿递交借阅的图书(图书馆规则不主张递交超过8开大的书)。

 

————

 

P.S.
:这篇文章的写作时间是在1990年代初,自然你可以看到这篇文章里的许多东西现在的中国已经是看不到了,比如你需要填索书单然后图书管理员帮你取书(虽然绝大多数图书馆的库本依然是这样),或者你需要查卡片目录。算是对二楼的回应,一些事情无须我们去改变自然也就改变了。可是另一些事情却依然根深蒂固的存在着,比如图书馆工作人员的素质偏低;或者第一条(因为本人是编目员),标目的选取。

《艾柯论图书馆》有5个想法

  1. 恭喜!您这篇博文在圈子“图林博客圈:Liblogo”由“图林老姜”加为精华博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